好看的小说在大笔趣

大笔趣 > 历史军事 > 长风万里尽汉歌 > 第二百二十六章 陆谦在此恭候太尉多时也(求订阅)

第二百二十六章 陆谦在此恭候太尉多时也(求订阅)

作者:汉风雄烈我要报错

最新推荐:变身绝色女妖 烽皇 一剑飞仙 天醒之路 斗战狂潮 我是至尊 圣墟 剑来 道君 龙符 龙王传说 龙组兵王 烽火小军医 纵兵夺鼎 开汉纪 神秘梅花镖 超级兵皇在都市 大明资本家 老子修仙回来了 红楼名侦探 国色生枭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最新章节 下一章 推荐本书
    领队的宋将,乃是奉节军中的一员勇将。这等人仗着自己有三分本事,便就分外瞧不起他人。如果是豹子头林冲在此,他还不敢一马当先,怕被一枪挑了。可邓飞算的甚?

    见到南口戍卫的三二十个梁山兵卒一窝蜂的往庄内逃去,路口大开,地面上遗落着旌旗车仗,全然是一派梁山军慌张逃走的模样,且先杀进庄去。当下一干人齐声地呐喊,冲进了庄门。被那三二十名梁山败兵一路引入了村庄中。当前者消失不见的时候,那宋军将领才猛地发现,这村庄内百姓人家里各各亮了灯火,可就是不见一个真的百姓,亦看不到大批的梁山贼兵,他只是在家家户户的屋檐下,看到了四处堆放的柴草。

    此时北风正阵阵刮的紧,为首宋将不是笨蛋,猛然省悟,就要后队转前队,退出庄子去。却不想就在这时,后头南口一阵哭爹喊娘声传了过来,却是一队忽然蹦出来的梁山军打的留守南口的宋军抱头鼠窜,然后一把火点燃了南口的干柴干草。

    “向前,速速与我向前——”那人大声叫喊着。这个时候想要活命就只能抢占上风,去冲开庄子北口。这庄子留下的几十个兵士,已是在左右到处放起火来,几十丛烟焰,立刻飞起,把庄屋都迷罩住了。宋兵皆知道自家中了算计,便人人慌乱起来。为首之将吆喝着要他们向北口冲去,却偏偏又不少人继续朝南口退去。还有一些人看着东南角无有火星,就一股脑的朝东南涌去,却不知道那里正是村庄中梁山军留下的陷阱。

    邓飞引着五六十人埋伏在那里,远处趁着火光,把宋兵看个清楚,蓬蓬梆子声响起,箭矢自暗地里只管飞打将来。当下留了满地尸体,再哭爹喊娘的抱头而走。

    而那北口外的宋兵,不曾经着一刀一枪的抵挡,只一心一意的把木材障碍搬开,可是才搬到半路上就见整个庄子四面火起,自家军队有向北逃来的,有向南奔去的。那朝别处奔逃的人却不说,只说这北口,也不是一点火头都没有的。

    北口虽在上风头,庄子里火头太多,站脚不住,也只好由北口退出。恰好林冲这个时候带兵杀到北口,那本欲朝着北口外突进的官兵又都退了回来,每个官兵脸上都尽是惶恐。那庄内的人更是如此了,诸多从其他方向跑回来的官兵与北口堵着的官兵碰个正着。两下里,你带我退,我带你退,不知道有多么混乱。然后邓飞就放开了东南角那条路,宋军眼看南北都不成了,其他方向亦起了大火,只有东南角可行,是纷纷拥挤过去。林冲带着兵马在两旁后者,出来的宋军三个里头两个丢掉兵器,径直投降的。

    那最终逃出生天的怕是十一都没有。

    雪地里本来路滑,北风又兀自迎面吹来,宋兵不断的跌倒在雪里。梁山军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赶着,那奉节军的接应部队与这波败兵撞在了一块。为首的潘袞听闻豹子头林冲还在,又听到后头连绵的喊杀声,梁山军战鼓敲打的震天彻地,不知有多少伏兵,哪里还敢向前厮杀火并?直接后军转前军,向着大营逃去。

    宋兵上下具是慌乱,只管向后退走。可林冲带着兵马紧追不舍,分左右两股来向着中间抄杀。左边林冲为首,邓飞为辅;右边王寅为首,吕师囊为辅。

    两尊当世的一流高手杀将过来,潘袞如何能抵挡?也就是兵多,一拨拨兵马遮挡了梁山军的次次拦杀,一面迎战,一面夺路西窜。梁山军以少敌多,倒不堵塞了他去路,却也是一面截击,一面追赶。待到最后潘袞引着少量马军先走了一步,只留下大队的步兵叫天不应,喊地不灵。那胆气都丧尽的步兵,便是几十人被三五个梁山军追上,后者尽量的刀砍枪搠,官兵都无胆抵挡。

    潘袞狼狈的逃回营寨。却只是片刻,就要带引着手下兵丁,向范县县城退去。奉节军拢共有二十五个指挥,六个营驻扎在陈留和西京河南府。潘袞手下的十九营士卒,按名册是该有七千九百名士兵的,花名册上写着呢。可实际上才五千不到。而此遭何灌选用的又要是精锐,潘袞挑挑拣拣也只选出了三千人,还是步武军支援了他一千人马。出征时候四千人,照十营计数。

    潘袞手中一共才四千人,头一千去偷袭,接下来自带两千人去接应,剩余一千人留守。所以,潘袞连续崩盘了两路队伍,心态有没有崩盘且不提,只说他手里还剩下的实力,一千人,那是说什么也没固守营地的信心。

    只是这鸟人能记着把营地里的一千人带走,而不是打马直奔范县,就说明他多少还有点担当。

    等到何灌知晓奉节军战败事情之后,不提他是多么气恼,那反应就超乎一般人胆量。这何太尉竟然亲自点两千马军去直击奉节军营地。

    “那梁山军如若走了,本太尉就趁势追击,好歹能夺回些战俘来;如若是不走,就攻杀一阵,看能否挫败贼寇。”披挂上马的何灌对满脸怯色的程万里如此说道。后者脸上的惧怕叫何灌鄙视。

    “哈哈,何险之有?彼是步军,吾为马军。安有马军叫步军追赶上的?”何太尉对程万里的担忧嗤之以鼻。他却是不知道,现如今的程大知府那心态是又变了。

    是之前夜色里看到的那一幕太过印象深刻了么?亦或是随后何灌派出去的多路劫杀,无一路得手,给程万里带来的阴暗影响太大了。反正程万里内心中对何灌的信心正在迅速减弱中。甚至于他都想到了何灌败阵之后的可能……

    何灌自然是不清楚这些的,更不知道在自己引马军驶出范县营地的时候,背后的程万里看他的目光就仿佛是在“送别”。

    两千马军,一个来时辰就奔出了十几里路。远远的就看到奉节军营地中一片漆黑,偶尔的几点火光闪动,那举着火炬的也似乎不是贼兵,而是百姓。

    他们有背着背篓的,有挑着担的,有的拿了锄头,有的拿了斧子,亦有的只肩膀上背个袋子。但这火光里,却不见一个梁山泊贼兵。何灌领兵冲到附近时,那些举着火把的百姓看到宋兵又杀了回来,都转身逃去。

    何灌就让一部马军入营,可是这支马军刚刚进入来,就听得黑暗中一声铜锣敲响,密集的箭矢铺天盖地的射来。两声炮响震天,营地里举起了大片的火把。大群的梁山兵用处来,那当中被众人捧出了一员上将。白净面皮,三溜髭须,淡紫色罩袍,身穿熟铜甲,头戴凤翅盔,手攥一口泼风大刀。身后两面旗,白底黑字,一面是梁山泊都头领陆,一面是铜锣大的一个梁字。后面先是十几骑兵,个个披挂战甲,耀武扬威,簇拥了这位山寨的头把交椅。再后面便是步兵群,火光里照见战衣整齐光鲜,各人肩上扛着刀矛,光灿灿地照人眼睛。

    “来将可是何太尉?梁山泊好汉陆谦,在此恭候太尉多时也。”在火把的映照下,他看着落荒而逃的何灌哈哈大笑。“错不是我军马队甚少,今夜非留下他不可。”

    陆谦也没有想到,今晚上竟然是何灌亲到。如此一个大好机会,失去了方才感到可惜啊。

    这边何灌落荒而逃的奔回了范县县城,心神这才安定下来。实在是全无准备之下见到了陆谦,生生给吓了一跳。

    可是在回到了自家老巢,心神安定下来后,何灌却又为自己的适才作为感到羞愧,继而便是一阵的恼怒。

    自己多年戎马,履历功勋,始做到现今的位置,却是被一小小虞候给羞辱了。何灌如何不气?事实上天下中根本找不出那不生气的。区别只在于,何灌能不因怒而兴兵,反而传下了命令,叫右路军严阵以待,谨防梁山泊趁胜来攻,却半丝儿没有起兵怼陆谦的将令。

    还是那一句,山不来就我,我便去就山。

    那何灌沉得住气,不动大兵前来,陆谦就自己先怼过去。只是宋军的右路军甚是乖巧,一见到梁山大营发兵,就丢了营寨下一步回到范县了。

    陆谦举大兵进到范县县城,数万宋军已经列阵以待。大片的平地沃野,正是厮杀的好场地。

    两支兵马相向迎上,战鼓轰鸣,旌旗蔽日,各以弓箭射住阵角。

    “原来是前重后轻。”陆谦从军阵旗门处转出,打量着官军阵列,脸上露出了一抹了然。后者背靠着范县县城,还有那城南的大营,后路无缺,何灌自然敢把大军放在前阵上。

    “何太尉竟如此排布,难不成真以为他手中的三四千骑就能吃定我军精骑?”林冲一眼扫去同样看了个清楚,脸上同样露出了一抹了然。而他是梁山泊的马军统领,虽然手中只有三个马军营,可看着宋军的布置,还是觉得对面太自大了。

    何灌把最精锐的铁甲兵摆在前阵中央位子,左右翼的铁甲兵只占三四成,剩余的便是皮甲兵。就是说两万人的前军即是官军步甲的主力精华。连同那三四千游弋周边的轻骑,构成了整个前阵。

    将战力差劲的败兵挪在了最后,倒也是最适合现今的这支官军阵战的一个阵列!

    这是是因为他们的后军有范县城墙和城南大营做依靠,梁山泊的精骑就算是生出翅膀,也兜不到他们的背心去。这一战宋军是要才集中精锐兵力全面展开,全线开打,何灌是要拼消耗!

    “七郎贤弟可上前叫阵,但务必要提防官军的暗箭。”陆谦一手提大刀,对刚策马转出旗门的方杰叫道。

    梁山泊大军自王路口而来,好歹赶了十数里路,立刻交兵可非上策。驱使猛将叫阵,挫折官兵锐气放是第一要做的。如此也空出时间来叫兵马好好恢复精力。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最新章节 下一章 推荐本书

最新推荐:永恒圣王 会穿越的外交官 最强神话帝皇 龙组兵王 我和大圣是兄弟 长生九万年 都市至强者降临 一品道门 超能力工厂 星际美食宝典 云鬼小店 逆血天痕 爱情初遇见 两界搬运工 水乡丑丫 大昭女相 踏破山河 极品庖丁之奸商本色 蝶舞流星 三国之最牛升级系统 心跳领域 从深渊开始的魔神征途 网游之冰血魔骑 跳投 汉末高顺 炼尽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