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在大笔趣

大笔趣 > 其他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六百六十八章 双生你个头!

第六百六十八章 双生你个头!

作者:府天我要报错

最新推荐:变身绝色女妖 烽皇 一剑飞仙 天醒之路 斗战狂潮 我是至尊 圣墟 剑来 道君 龙符 龙王传说 变身滑稽萝莉 一切从斗破苍穹开始 四国演义系统 魔禁之万物冻结 宋末之乱臣贼子 火影之活久见 炮灰修仙 大城时代 德意志涅槃 黑田家的战国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最新章节 下一章 推荐本书
    越千秋的第一反应是,萧敬先在说笑话。

    北燕那个喜怒无常,自恃武力,眼高于顶的皇帝会遇刺?骗鬼吧!恐怕那位比萧敬先还神经病的皇帝是放出这个消息,吸引某些脑残的家伙跳出来作死,然后再一网打尽吧?萧敬先这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等着他惊怒交加,然后再给他来个大转折吧?

    萧敬先见越千秋神情淡定,知道人在想什么,对于自己已经不剩多少的信誉颇觉无奈。不过他也不恼,微微一笑就神情自若地说:“因为是飞鸽传书,又要防着被人发觉,再加上路上还要中转,所以慢了一点,但他们把细节用蝇头小楷写在薄如蝉翼的丝绢上,倒也详尽。”

    他将当日大公主跳出来发难,到北燕皇帝中了暗箭的过程娓娓道来,末了才意味深长地说:“萧长珙最开始还以为是楼英长指使的大公主,可他没想到的是,大公主确实是自己妒火中烧,外加被人挑拨,所以才傻乎乎地跳出来,反而遭了她那父皇一番羞辱。可真正的杀手锏却在其他地方,射中北燕皇帝的箭头很可能淬了毒。因为据说他至今昏迷不醒。”

    如果没有越小四,没有甄容,越千秋绝对会把这件事当成一桩奇闻随便听听,可既然知道当时二人就在现场,他只觉得心里咯噔一下,脸色难看极了。知道萧敬先必定会觉察到端倪,他不禁恶狠狠地问道:“你说话别只说一半!到底最后情况如何?”

    而周霁月亦是吃惊非小,知道越千秋担心的不只是甄容,而萧敬先这时候却一脸高深莫测卖起了关子,她生怕这两个人一个不好又针锋相对起来,少不得追问道:“晋王殿下,兹事体大,还请您别藏着掖着。后来到底如何了?”

    这一次,萧敬先却笑眯眯地反问道:“你们两个猜猜?”

    越千秋此时哪有兴致陪萧敬先玩猜猜看的游戏,当即冷笑道:“这有什么好猜的!反正不是帝党占了优势,就是反贼得逞,顶多两败俱伤。我只想知道两件事,一是甄容怎么样了,二是北燕皇帝都已经遇刺,三皇子这个新太子是死是活?”

    “没想到千秋你最关心的除了甄容之外,竟然是那个小子。”萧敬先无所谓地看了看宫门口那些不知道是否该上来的禁卫,露出了一个讥诮的笑容。

    “有萧长珙和甄容在,虽说北燕那位新太子手无缚鸡之力,最终却很幸运地毫发无伤。只不过,谁也没想到,值守在殿外,防着禁卫有人被收买的徐厚聪在关键时刻倒戈。

    若不是萧长珙手下养了一批厉害的私兵,甄容的绝命骑也相当厉害,早就因为北燕皇帝的话布设在了宫里,而且徐厚聪的儿子女儿因为甄容的救命之恩通风报信,竟是带着一群神弓门弟子倒向了他那一边,皇宫都差点守不住。”

    越千秋那会儿在北燕上都时,和越小四一明一暗两处入手,成功把神弓门门主徐厚聪从秋狩司树立起来的业绩标杆,变成了北燕的一大实权人物。

    但说到底,越千秋最初受越老太爷之命前往北燕的计划并不是这个,而是杀了徐厚聪。后来他又修改了计划,打算让人卷入北燕政治斗争然后死无葬身之地,给南边那些可能有叛逃之意的人做个警示。

    至于后来阴差阳错,把徐厚聪给扶了上去,让越小四给顺手利用了起来,甚至由此把秋狩司正使汪靖南父子给坑了个满脸血,那不是计划,而是计划没有变化快的结果。在他看来,这世界上没有真正神机妙算到天衣无缝的天才,有的只有临机应变的人才。

    当然,最重要的是,皇帝和越老太爷的目的竟然从来都不是区区一个徐厚聪,而是萧敬先,这是他快到最后关头才知道的……

    然而,越千秋着实没想到,这一次的北燕宫变同样让人眼花缭乱。徐厚聪倒戈可以理解,可徐厚聪的儿子女儿竟然带着一帮弟子,和身为门主的父亲决裂?这是什么鬼?

    尽管觉得这事儿有点不正常,甚至怀疑那些人是不是在演戏,可他对甄容的手段不那么有把握,对越小四那个贼兮兮的便宜老爹却还有点信心。只不过,他当然不会质疑这个,而是对徐厚聪再次背叛事件开起了嘲讽。

    “徐厚聪这家伙先叛了大吴,然后又叛了北燕皇帝,这是想当三姓家奴?大公主恐怕还收服不了这种野心勃勃的人,北燕那些皇子就更别说了,至少我在上都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个跋扈嚣张的二世祖,没发现什么了不得的人物。那不声不响的左右相想来也没那城府。晋王殿下既然说你得到的报告事无巨细,那么你倒说说,现如今徐厚聪又变成了谁家的狗?”

    这一次,萧敬先没有再玩什么你猜的游戏,他收敛了那点刚刚开玩笑的戏谑表情,淡淡地说:“是我姐姐。”

    这是什么鬼?越千秋瞬间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萧敬先,见人一点没有收回前言的意思,他不禁有些牙疼:“你确认是徐厚聪背后是那位文武皇后?不是萧卿卿?”

    “我当然没法确认,只是他们在给我的奏报中这样声称。”

    周霁月微微皱眉,刚巧看到那边厢几个禁卫赶过来,仿佛对他们杵在这儿说话有些纳闷,所以过来查问一二,她想想眼下这乱七八糟的情节听了也是给自己添头疼,索性给越千秋打了个这儿交给你的眼色,过去应付那些禁卫了。

    而萧敬先若有所思地看着周霁月,随即跨前一步,再次缩短了和越千秋之间的距离。

    “我毕竟人在金陵,就算还在北燕留了一些人手,还剩几分忠心不得而知,而且你知道的,我把王府中那些侍卫都丢下了,总会有人对我这样的手段心寒,会不会被人收买甚至反过来指使,也不得而知。”

    你知道人会心寒,就应该在临走之前安排得更好一点,我就不相信凭你那妖孽的本事做不到这一点!不是别有用心才有鬼!

    越千秋腹诽连连,嘴里却不咸不淡地说:“晋王殿下未免妄自菲薄了点儿。就凭你的手段,人不在却让人对你死心塌地还不容易?”

    “不是妄自菲薄。而是我已经不在北燕,不论我姐姐,又或者萧卿卿的手段,都不是我那些部属能够抗衡得了的。哪怕这只是萧卿卿打着我姐姐的旗号,他们也分辨不出来。”

    “听你这意思,都已经过去十几年了,那位文武皇后的号召力倒还是挺大的?可别人也就算了,徐厚聪又不是北燕人,他可不会因为一个早就埋在坟墓里的人现身就轻易投靠。他都已经是北燕实权人物了,三皇子当上太子之后也未必会舍弃他,跟你姐姐混有什么好处?”

    萧敬先没在意越千秋的讥讽,回答得倒是很耐心:“徐厚聪现在确实当着看上去很光鲜的高官,但他神弓门弟子倒是有几个在秋狩司萧长珙的手下,他自己那边却提拔不了一个。也就是说,他是个光杆将军。至于我姐姐,或者说自称是我姐姐的人怎么许诺他的,虽说信上没说,但我也能猜到一二。”

    “比方说,我不但会重用你神弓门,而且还会重用你的儿女和弟子。当然,徐厚聪在答应的时候,肯定没想到自己的儿女弟子竟然在他倒戈的时候,却倒戈向了甄容那边就是了。”

    越千秋越听越是狐疑,倒不是萧敬先解释的不对头,而是他打心眼里认为,萧敬先从来是不愿意对人解释的性子。可既然对方如此耐心,他也就乐得继续和萧敬先唱对台戏:“且不说徐厚聪怎么相信那是文武皇后,就算真的是,她凭什么来保障实现诺言?”

    萧敬先这才直言不讳地说:“很简单,只要她说,她会打破陈规,登基为皇。”

    见越千秋已经是目瞪口呆,他就不禁微微一笑:“男人的需求不一样,有人喜欢柔情似水的,有人喜欢灵巧善媚的,有人喜欢善解人意的,有人喜欢轻灵似仙的……当然,也有人喜欢一个强力能干,可以和自己并肩,而不是只能隐藏在身后的。我那姐夫,北燕皇帝就是最后一种人。我一直都在想,如果姐姐死在他后头,会不会先临朝称制,然后君临天下。”

    越千秋非常不以为然。隋朝没有变成短命王朝,而是一统天下,国祚长达两百年,于是把人家一代女皇武则天也给蝴蝶掉了。然而,就算北燕那位皇后没死得那么早,可就凭她一直生不出亲生儿女,又对那些地位低的妃嫔媵嫱太过轻视,也变不出第二个武则天来。

    从古到今,能够执政的皇后乃至于皇太后,几乎无一例外都有着自己的儿子又或者养子——就算是北魏那种变态的杀母存子的王朝,没有保太后,那也有嫡母作为皇太后……

    没有儿子或者名义上的儿子,却还想长久执政?那几乎是做梦。毕竟,这是一个父系的社会!而且,人的目光太高,那不叫志存高远,那叫好高骛远!

    所以,他再也没心思和萧敬先就这样一件滑稽事继续展开讨论了,转头朝皇宫的方向努努嘴:“我和霁月之前才和英小胖一块送了嘉王世子入宫,这会儿包括皇上在内,人全都在宝褔殿,你既然带了这么个空前绝后的大消息来,就赶紧进宫通报吧。反正北燕就算翻过天来,也和我没关系。”

    见越千秋说完这话,扬扬手朝周霁月一招就走,萧敬先蠕动了一下嘴唇,紧跟着,一个清晰的声音就此在大步离开的越千秋耳畔响起:“你就真的没想过,你和英王乃是双生之子,父亲各有其人?”

    双生你个头!你想说一胎是北燕皇帝的,一胎是南吴皇帝的?你以为这是圣传吗?

    想起那时候越影带自己去挖坟,从丁安骨骸中起出来的那只玉镯,想到那玉镯中绢帕上的简短字句,越千秋丝毫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背对萧敬先的脸上满是冷笑。

    不是他用最大的恶意来揣测那位先皇后,就算他和小胖子都曾经在人身边呆过,就算他真的是丁安从人身边给抱走的,就算小胖子是人送到大吴皇宫里去的,说不定无论他们俩的哪一个,都和她,都和北燕南吴两朝帝室没有半点关系。

    有些人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有些人是人之将死,就要疯狂一把!

    所以,文武皇后肯定死了,现如今那个在北燕兴风作浪的……绝对只是最了解北燕那对帝后,同时也非常了解北燕和南吴的萧卿卿,没有第二个人。

    叫上周霁月一块上马离开,不一会儿就远远离开皇宫,越千秋熟门熟路地穿街走巷,最终当他勒马停下时,就只听身后的周霁月开口问道:“千秋,我们到玄龙司来干什么?这时候,严将军恐怕不在吧?”

    “我不是来找师父的。”越千秋轻轻吸了一口气,随即低声说道,“我就是趁着他不在,去找程芊芊的。霁月你帮我打个掩护,趁着师父、杜捕头还有韩都知这三个人不在,我今天就算假传圣旨,也非得把她揪出来,把有些事情问清楚!走,我们先把玄龙司给翻一遍!”

    从前他还是小看那女人了,她和北燕某些人的关系绝对是非同一般的深!

    周霁月之前虽说没有听完萧敬先和越千秋的对话,但最关键的部分,她还是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听到了。之前严诩也曾经说过能够及时赶去嘉王府别院是因为程芊芊的话,此时她也就没有寻根究底,而是爽快地点了点头。

    也许是严诩对下头吩咐过,也许是越千秋的特殊身份,尽管玄龙司也是重地,但越千秋和周霁月进门之后畅通无阻。越千秋看似大摇大摆一路直闯进去,眼睛却一直都在留意四处的人,当终于发现一个见过几面的熟人之后,他就对周霁月打了个眼色,自己快步迎了上去。

    不过三言两语,极其擅长套话的他就从对方口中问出了程芊芊的下落,随即笑着送走了这位还有事要办的校尉,他才转身来到了周霁月跟前,一张脸已经完全阴了。

    “那个女人不在玄龙司,也不在武德司,而是在总捕司。”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最新章节 下一章 推荐本书

最新推荐:永恒圣王 会穿越的外交官 最强神话帝皇 龙组兵王 我和大圣是兄弟 长生九万年 神奇牧场 末日符纹师 伍德斗大陆 九宵仙途 无极圣手 重生军妻难撩 无垠大陆之云翼深林 郡主长宁 盛世风波 反派成神 大神附身系统 绝境航班 天命殓师 重燃 最强之无限主神系统 荒岛病毒 血色明末 仙韵传 斯莱特林的新晋学员 神器种植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