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在大笔趣

大笔趣 > 都市小说 > 小祖宗,已上线 > 番外二 可怜的棋子

番外二 可怜的棋子

作者:错负轮回我要报错

最新推荐:变身绝色女妖 烽皇 一剑飞仙 天醒之路 斗战狂潮 我是至尊 圣墟 剑来 道君 龙符 龙王传说 至尊灵皇 甜宠100天:鲜妻,别想逃 超级制造商 九阳神王 万能兵王 女神的贴身医王 都市之我为宗师 江湖烟云 皇子的文娱霸业 都市无敌剑仙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最新章节 下一章 推荐本书
    云月影是云家大房的嫡长女,出生时,也是金尊玉贵,娇养着呵护长大的。

    但是,自从云月瑶出生后,云月影就不再是云家大房的唯一千金。

    当然,当时还小的云月影,虽然听到了诸多类似的传言,最开始却是不以为意的。

    因为她是长女,她的地位无能能及。

    然而,好景不长,云月影五岁那一年,在测灵会上,测出了她的渣天赋以后。原本千娇百宠的娇娇女被打落了神坛。

    那时,巨大的打击,和周围人对待她的态度,都让她意识到了,她暗无天日的未来,还要遭遇云家二女的碾压打击。

    大房姬妾众多,云弈又身居家主之位,久居家中。这让姬妾们为争宠而心思繁杂,惦记嫡系一支没有好下场的比比皆是。

    犹有甚者自当出手,拨乱这一池的春水。

    其中,贵妾白莲首当其冲。

    她时常在睡梦中,听到有个声音在耳边呢喃,将她所有的不甘和难堪,全部血淋淋的扒出来,让她痛得无以复加,恨不能聂氏去死,她好以身代之。

    日积月累之下,这份不甘最终化作了深渊鬼手,将她彻底的拉了下去。

    每一次看到聂氏的荣光,她的怨毒和不甘就多上一分。

    她想尽了办法,去迫害聂氏,可聂氏身边伺候的人,都极其忠诚。聂氏怀孕的机会虽多,可那样严防死守犹如铁桶的防护,却让她根本就没有办法下手做些什么。

    白莲身为贵妾,时刻都在寻找着时机,想要上位。

    她想着祸害不了大的,起码也能祸害小的。

    白莲频频出手,去打击嫡系一个个测灵的哥儿,可惜,男孩子性格都大咧咧的,有着云弈伤了灵根依旧能够做家主的例子就在眼前。哥儿们都心大着,白莲无功而返。

    直到云月影的降生,给了白莲机会。女孩子心思最为敏感了,她处处打击云月影,挑拣她的错处。

    可惜云月影全然不以为意,云月瑶3年后降生,白莲不死心的拿云月瑶继续打击云月影。

    终于,在云月影测灵会之后奇差无比的表现,还有她那时狠厉不甘的眼神。让白莲看到了希望!

    于是,白莲便将主意打到了善妒的云月影身上。一个资质差的嫡女,最怕的就是失去亲长的宠爱。

    白莲利用了这一点,她在云家多年,手上可掌握的人脉已经基近成熟,完整。她便暗中操作,煽风点火,试图拿云月影当枪使,让大房嫡系自相残杀。以此乱了聂氏的心,在聂氏心力憔悴不堪打击的时候。一定会露出破绽,她只要抓住这个时机,一举将聂氏除了。

    白莲得意,果然最好操控的,还是女人。尤其是还如一张白纸时,就被特意养歪的女人。

    白莲开始见机行事,见缝插针。

    再有其他姬妾的推波助澜,大房终于出了事。

    然而,局势到了关键一步,却没能按照她的剧本走。白莲将一切都归罪于云月影的身上,怪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果然是个没用的货色。

    一招棋差倾天下,白莲败了。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白氏一族只在云家衣袖一挥间,从此从夜国销声匿迹,是死是活无人敢提。

    云月影两世都被白莲当了枪使,一世将亲妹妹推进地狱,二世被亲妹妹视为蛇蝎,毫不犹豫的打进了修罗深渊。

    云月影从嫉妒心起,就被逆凤盯上了。逆凤全是邪魔外道,对负面的情绪特别敏感。

    然而在云月影堕落的时候,逆凤安插进云家的眼线,全程都在关注。

    云月影被送去庄子,与玉罗刹相遇,再次成了一枚棋子,屡次被利用,用完再被废弃。

    云月影终于彻底爆发,心底形成了一颗魔种。她义无反顾的成了合欢派的传人,主动出去祸害别人,然而在仙灵大陆邪修极难生存。

    云月影才闯出了一点名气,这点名气还不等传到云家人的耳中,她就被群起而攻之,浪花儿都没能翻起个大的,就沉寂了下去。

    然而那个时候,天魔的魔气分身已经降临到了仙灵大陆,也被云月影的魔息和强大的怨气惊扰到,对她起了强烈的兴趣。

    云月影第一次死去,死前依旧没有醒悟,反而怨气滔天,受魔种的影响,她险些魔化,围攻她的众人见势不好,攻击更加凶猛。

    云月影的肉身被鬼火烧成了飞灰,只余一丝残魂离体,逃的升天,入了忘忧。

    而她并不知,她能成功留存那一缕残魂,是一丝魔息帮了她的忙。

    魔气分身一直都在看戏,在云月影被鬼火烧灼的时候,并没有打算救她。他平生最大的喜好,就是围观他人的痛苦。越是生不如死的表情,就越能取悦他。

    他在欣赏云月影死前的挣扎,却见她眼见就要神魂俱灭的最后关头,有的不是悔过,而是更加深沉的怨恨。

    那样的仇恨,那样的眼神彻底取悦了他,他终于出手,帮了她一回。

    云月影逃的升天,魔气分身却并没有急着带她离开。

    那一丝的魂魄太过脆弱,带走也无甚大用,用不了盏茶时间就会自行消散。

    所以,魔气分身陪着她入了忘忧,为此不惜动用了忘忧埋设的棋子,为他布置了传送阵法,虽然这样容易暴露他的棋子,有所牺牲。

    但他对云月影那缕怨气冲天的残魂起了兴趣,这点子耗损也就完全不放在心上了。

    魔气分身在忘忧观察着忘忧的情况,发觉到了更加有趣的事情。

    也由此,让他发觉了云家的特殊。

    为了确认,他暗中使了点小手段,让云月影发狂。云月影追着云月娇,逼迫着云月娇浮出水面。

    魔气分身看好时机下手,想要将云月影和云月娇同时擒获。

    却不料,一只实力强大的鬼君会屈身藏在此处,魔气分身失手,虽然心有不甘,却是干脆果决之辈,未与淳于炎过多纠缠,痛快的转身离去。

    云月影再一次成了棋子,此时她魂魄中的魔种已经成熟。魔气分身将其带到了圣地,将那颗魔种点化成了天魔种,而后将云月影强悍了许多的残魂丢入血池中。

    让她在血池中自生自灭,这是天魔一族的重生仪式,也是天魔一族的降生方式。

    血池中,往往会被丢进多缕适合成为魔族的残魂。

    除了那些残魂,里面的血肉之中,也都残留着大量的怨煞之气。

    想要重生,就必须在如同夺舍的残酷厮杀中吞噬掉对方,并尽可能吞噬掉更多的血肉,成就新的肉身,破池而出,重生入魔。

    云月影在这一场厮杀中,释放出了庞大的怨念。那股怨气即使隔着血池,都能清晰的传入魔气分身的感官之中。

    魔气分身享受的喟叹,期待着仪式终结。

    云月影在血池中厮杀了七天七夜,终于在第八天来临之前成功破池而出。刚刚出了血池的云月影,完全不似人形,全身黑色的鳞甲遍布,四肢着地,身后拖着粗长的蜥蜴尾巴。一张大嘴裂到耳根,一双眼睛血红可怖,头上眉心处还长有一根犀牛角。

    跳出血池的她,是完全没有神志的,攻击性极强。

    她敏锐的捕捉到了魔气分身的气息,全无焦距的眼中,满是嗜血和狂暴。

    然而她如此丑陋的样子,却是初级魔种的标志,可以说,她重生得极其完美。

    魔气分身看着突然暴起,袭向他的丑东西,全然不以为意,反而眼中满是赞叹。

    才出世的小家伙,就如此敏锐,连他隐匿过的气息都能察觉,这让他十分满意。

    云月影的偷袭丝毫没能见功,反而被狠狠虐待了一番。

    这不仅没让她害怕,反而更加激发了她的凶性。

    魔气分身见此,更加的满意。天魔后裔就该有如此天性,如此气势。

    他没有继续虐待云月影,将全身血淋淋的云月影,再次丢进了血池。

    直到云月影第三次从血池飞出,血池里的血肉,完全被其吸收殆尽。魔气分身才大手一挥,定住了更加急迫袭击他的丑东西。

    大量的天魔之气,将云月影包裹在其中,并从她的七窍钻入到其体内。

    云月影痛苦的尖叫,那种痛苦,让她恨不能再次死去,好得以解脱。

    然而每每眼见快要到了承受的极限,她以为自己终于要死了的时候。却是在关键时刻,都会被抢救过来。

    直到她的身体再承受不住一丝的魔气入体,完全到了临界点,才被放过。

    云月影第一次被灌注天魔之气,不但没有被彻底吞噬,失了人性,反而神思变得清明了起来。

    清醒过来的她,拥有清醒过来之前的记忆,她不仅没有痛恨那神秘的魔君大人如此做。相反的,她十分感激他。

    云月影看着自己的双手,虽然丑陋不堪,半人半兽的样子,然而她却是鲜活的。

    云月影得知,自己还在仙灵大陆后,就更加感激魔君大人将她救回了。

    至于是人是魔?她又怎会在意?对她来说,曾经是人的时候,不也跟魔无甚差别么?

    因为这一份喜悦,这一份感激。接下来的四十八天,每天再遭受到天魔之气入体,体会那非人的痛苦时,云月影丝毫没有反抗。

    想着每一天的折磨结束后,她就越来越像个人,云月影甚至爱上了这种折磨,她每天都期待着魔君大人准时到来,赐予她这一份痛楚。

    每一次死去活来以后,她都会痴迷的欣赏着自己日渐成形的人身。

    直到第四十九天,她彻底还原成了生前的模样,云月影的一颗心激动难抑,竟然主动去勾引她眼中的恩人,她的魔君大人啊,总是带着一副面具,她好想揭开那一张面具,将他看个仔细明白。

    然而她的痴心妄想,被魔气分身一巴掌给扇了个精光。

    云月影恢复的奶白肌肤上,被魔气分身毫不怜香惜玉的,虐打出一条条的血痕。

    赤果的云月影,此时比光果更加羞愤的,是自己的美貌竟然无法打动魔君大人。

    她早已不在乎身上的痛楚,将近两个月的折磨,这点痛楚她已经习以为常。

    她匍匐在地,身姿婀娜的柔柔叫了一声:“魔君大人~”

    这一声,让魔气分身停止了手中挥舞的魔鞭。

    魔气分身分不清喜怒的声音响起:“你叫本座什么?再叫一声听听?”

    云月影摸不透他的脾性,却是娇娇软软的又喊了一声:“魔君大人~”

    魔气分身突然仰天大笑,笑得恣意畅快。下一刻,鞭子再度落到了云月影的身上,听着云月影突然高扬的惨叫,话语也在下一刻响起:“这个称呼本座喜欢,继续叫,不许停。”

    云月影一边惨叫着,一边委委屈屈,柔柔弱弱的叫着:“魔君大人~饶了奴家吧。”

    “魔君大人~好疼。”

    “魔君大人~嘤嘤嘤......”

    魔气分身越听就越兴奋,挥舞着鞭子直将云月影抽了个半死,才停下了鞭子,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云月影躺在血泊中,眼白都向上翻了。虽然没被疼爱有些失望,但取悦了魔君大人,她依旧是欣喜的。

    她自认为有了好的开端,抱住了一条粗大的毛腿。她喜不自胜的,自行爬进了重新被注满的血池,自行疗伤去了。

    之后,这样的一幕无数次上演,云月影极尽所能的去讨好她的魔君大人,在圣地有限的魔族之中,彻底站稳了脚跟。

    有了实权,云月影开始打探云月瑶的下落,听闻她过着如同小祖宗般的日子,被众人众星拱月般供了起来。

    云月影心中的怒火再次被点燃,她主动又去挨了顿暴打,而后趁着魔君大人满意的时候,提出要求献计于前,要在人间设套,祸乱天下,让仙灵大陆人心惶惶,借此为上界天魔的降临,提供足量规模的血池。

    这个提议,打动了魔气分身,他详细的听了听云月影的计策。心中不得不感叹,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

    不过,如此狠毒,才配做魔族不是吗?

    于是,魔气分身大手一挥,准了云月影的请求。将此事交由云月影亲自去办。

    云月影大喜,拖着一身皮开肉绽,血肉模糊的伤势,入了血池,而后破池而出,伤势才愈合,还不等痊愈,就跑出去设套去了。

    而魔气分身回归了肉身后,出现在了望月城的地底,他缓缓摘下了脸上的面具,将幻化的模样抹除,正是初初下界,因受创还未恢复记忆的敖。

    云月影带着一腔的愤恨,在巴国的通幽搅风搅雨,祸害了民众十万之巨。那些贫民百姓被放干了血液,又被填满了尸毒,成了魔尸虫们寄居的容器。

    她的连环计策都成功的布置而下,眼看着引来飞僵,将其擒获魔化,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却不想,云月瑶带着她的小白脸突然飞至,搅了她的好事,她的第一道魔气分身被灭。

    她还做不到独立出一个自由的魔气分身,必须有载体藏匿,才可发挥威力,持久不散。

    所以,载体被灭后,她的魔气分身被剿灭,也不以为意。

    一计不成,她还有后手。

    然而,眼看着就要得手的时候,半路又杀出个淳于炎,第二道,第三道魔气分身接连被灭。

    云月影就再也忍受不了,开始气急败坏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她的身边,所有人都拥护着她?云月影正不甘心,想拿手下出气,却在这时,被淳于炎一道极光射杀。

    第二次死亡,云月影依旧没有想明白为什么?依旧死在了不甘与怨愤之中。

    只是,这一次,她没能好运的再被救起。身体化成了点点光斑,带着怨愤和满肚子的疑问与委屈,魂飞魄散,消散在世间......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最新章节 下一章 推荐本书

最新推荐:永恒圣王 会穿越的外交官 最强神话帝皇 龙组兵王 我和大圣是兄弟 长生九万年 我的群星帝国 进入电影 无限的使徒们 我的小人国 读书成圣 懒散初唐 末日修仙狂潮 鬼眼夺心 坦克世界之威力加强 绝世神锋李太白 厂公为王 星际宠夫指南 星际小主播 修真军火帝国 荣耀之史 浪迹在诸天 我的天后周婕纶 大道扑克牌 网游之三国超级领主 天依大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