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在大笔趣

大笔趣 > 历史军事 > 极品吴掌柜 > 第671章 虎父无犬女

第671章 虎父无犬女

作者:陶人张我要报错

最新推荐:变身绝色女妖 烽皇 一剑飞仙 天醒之路 斗战狂潮 我是至尊 圣墟 剑来 道君 龙符 龙王传说 大明第一锦衣卫 兵王无双 吕布有扇穿越门 三国武将战秦末 决战第三帝国 宗明天下 召唤之三国极品帝王 医路通天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懦弱的勇士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最新章节 下一章 推荐本书
    几日前从方济盛那里骗走吴小刀,吴若兰的人正是欲用童男童女练阴阳童子剑的万有顺,至于和他一起唱双簧的女子,是他花重金从楚馆赎回来的能说会道、伶牙俐齿命唤做丽娘的风尘名伶,正所谓狼与狈的结合往往只需要三秒。万有顺其实早就对龙虎观的唐炏有了戒心,这次成都府一行将丽娘收为己用,除了让她来照顾自己的饮食起居,还为了让她接下来几日在自己练功某些关键时刻用色来牵制一下对方。

    万有顺看见其貌不凡,有姐弟相的吴小刀,吴若兰之后,心中好生快活,以为:有了这样一对好根基的童男阳童子剑这样的绝世武功,就不愁练不成了!得手后便和丽娘将两孩子连夜带回了唐炏所在的龙虎观,万有顺前前后后仔细观察二人痴傻的情形,不像是吓掉了魂的,也不像是急成的,更不是生成的。研究了好几日,才研究出是受了某种迷药。既知道是受了迷药,就容易解救了。他原本对旁门左道的研究就颇深,不费多少气力,便将二人所受迷药的毒性,完全解除了!

    龙虎观坐落在一处壁立千仞,风景奇秀之地,香客平时纳福叩拜在前山,穿过一道写明‘禁地’的月形洞门,拾阶而上,大约前行数百步,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满瞳流翠的葱郁竹林,细碎的小径掩映其间,这些蜿蜒小径的终点统一在竹林中间的一处土山上集聚,一间用石木垒建的廊院拔地而起,站在四面回字形的屋宇阳台上,周围的一切一览无余。万有顺平时就和丽娘,吴小刀,吴若兰藏纳在此处,四人平时的吃用都是唐炏亲自送进来的,其实本没有这个必要,一个代理观主做这些,似乎有些大材小用,更与对方的身份不太相符,对方坚持这么做,只因为唐炏第一次见到风流宛转的丽娘,而对方有意或者无意对他流露出某种青眼相加的媚态,而师傅万有顺视无不见,并托唐炏好好照顾师傅这个义女时,唐炏到后山便越走越殷勤。

    吴小刀,吴若兰的性灵既复,出于本能的反应,前几日都向万有顺和丽娘哭嚷着要自己的亲生父母。万有顺根本不予理会,忙着安坛设祭,沐浴薰香。把吴小刀、吴若兰,也洗刷乾净;选择了庚申日,开坛祭练,刺血书符。吴小刀还小,浑浑噩噩对于迫在眉睫的杀身之祸在浑然不觉,吴若兰却不同,知道伤心不能助自己脱困,索性安静了下来,这些日子她都在细细留神观察周围的一切,已经对于自救的办法初见端倪,只是他们身边要不跟着万有顺,要不粘着丽娘,吴若兰一直苦于没有机会!

    这丽娘欢喜二人生得伶俐,经常拿了零星食物给二人吃,二人就在她跟前亲热。丽娘的年纪,已三十开外了,身段丰腴,举止风流的她这些年在楚馆也怀过上过几次,可惜都被老鸨用龙虎之药打掉了,因此膝下一无儿,二无女。大凡年纪到了三十以上的妇人,没有不想望女儿的!吴若兰,吴小刀二人,既生得极可人意;万有顺见了二人,每次都露出一副恨不得将两人吞入肚中的涎面模样,小孩见了谁不害怕!丽娘是个女人,又是她把二人带回的,二人自然最喜亲热丽娘!

    多日亲密的接触,丽娘的心思不由得渐渐的变更松动了:想将俩孩子抚育作自己的儿女,舍不得让万有顺刺血练剑!却又有些虑及俩孩子的身份和似乎与实际年龄有些不太相符的岁数,尤其是吴若兰这个当姐姐的,别人家的孩子都还在父母怀里承欢撒娇呢,她却主动给丽娘端茶送水,捶背捏腿,丽娘是过来人,怎么会察觉不到对方的心思,这小女孩早熟,有一颗七窍玲珑心,或者她是被万有顺和自己逼迫出来的,因此比任何同龄段的孩子都成熟懂事。丽娘知道这样的孩子很不容易养熟,心里永远会烙下一道知道不是他们的亲生母的印迹,等将她养到成人,她自会落叶归根,带着弟弟悄悄逃去,寻觅他们自己的亲生父母,那就自己不但白费了一番心血,很有可能因此惹来杀身之祸。而越来越信任自己,几乎把对方当成自己下半辈子可以托付终身的对象的男人万有顺最要紧的阴阳童子剑,又不曾练成,那时想后悔也有些来不及了!

    妇人心里,总恍如没有子孙根的阉人一般阴柔反复,没有决断,丽娘虽想到了这层,只是仍有些不舍!想故意探听二人的口气试试。趁万有顺不在身边的间隙,便将二人领到跟前,先问吴若兰道:“你的亲生父母,早已死过了。你知道么?”

    吴若兰一时恍然不知所措,流着眼泪,半晌摇头道:“不知道。”

    丽娘又道:“你知道这里是甚么地方么?”

    吴若兰也摇头说不知道,她和弟弟吴小刀是被人半夜带到这里来的,来的时候迷药的药性还没过,后来又被困宥于此间不曾离开半步,自然不知道这是何处。

    丽娘道:“你读过书么?认识字么?知道强盗是甚么东西么?”

    吴若兰摇头道:“我又不曾入得学,又怎么识得了字。不过只听大哥哥说强盗是抢劫人家东西的。”

    吴若兰口中的大哥哥自然是被万有顺和丽娘嫌弃不已的候重生,吴永麟虽然还不曾给若兰请过教书识字先生,只要爹爹教过的字或者外人听来的稀奇古怪的‘英格力士’,吴若兰早已了然于心,甩同龄的孩子几条街,吴永麟当时本来想给殷冷霜一个惊喜,可惜来不及向曾经的帝师刘仲甫请托,便不得不外出公干。

    丽娘此刻听了忍不住大笑道:“专抢劫人家东西,不杀人放火,还算不了强盗!强盗是杀人的!这山上的人,表面上都是道士,其实暗地里都是杀人的强盗!你怕么?”

    吴若兰摇头道:“不怕!”

    丽娘道:“你不怕强盗杀你吗?”

    吴若兰道:“娘不是强盗,我在娘跟前,不怕!”

    丽娘听了这话,喜得心花都开了!如吃了蜜糖的她连忙将吴若兰抱在怀中亲嘴道:“你做我的女儿好么?你将来孝顺我么?”

    吴若兰也将睑偎着丽娘道:“好!将来孝顺娘,等娘将来老了,走不动了,我每天给娘喂食捶背捏腿洗脚,一步都不离开娘。”

    丽娘对于这句咒自己的忌讳之言,根本没放在心上,反而欢喜得甚麽似的,连和吴若兰亲了几个嘴。才放下吴若兰,拉了吴小刀的手,也试探了一遍。只不过吴小刀颇为嫌弃满脸香粉的丽娘,要不是吴若兰一直在旁给他暗示,这小子说不定立马会坏事,看着最后一脸受了万般折磨,却不得不强忍着露出一脸假笑的吴小刀,吴若兰满意的点了点头。

    掉入蜜罐子的丽娘遂决心救出二人,将两人收养成自己的儿女。这些日子和万有顺如夫妇般无二的接触,对于对方的习性早已摸得一清二楚,当下教了二人许多对付万有顺的言语、做作。

    等到万有顺夜间进房,若兰、小刀二人都过来叫爹。万有顺嗔着两眼,望了二人一望,鼻孔里哼一声道:“谁是你们的爹?你们的爹在阴间,不久就打发你们去见面!”二人吓得退了两步,低着头不敢做声。

    丽娘忙迎着万有顺,陪笑说道:“我看这两个小东西,很解人意!你我两人的年纪,合起来差不多百岁了,我不曾生过一个儿子,一个女儿,你现在这副身子骨,早被那些丹药掏空了身子,估摸着想生个一儿半女也很难,将来都免不了要做饿鬼!我的意思:不妨借此机缘就认这两个东西做儿女,好生抚育成人,岂不也可以慰将来我二人的晚景吗?”这似乎碰触到了万有顺的某些痛楚,他板着一副苦瓜脸,只当没听见。

    丽娘向吴小刀、吴若兰二人使了个眼色。二人慌忙趴在地下,朝着万有顺不迭的叩头,态度极其虔诚,口里又叫着爹。万有顺现出极冷酷的面孔,不瞧不睬。

    丽娘又说道:“你瞧这两个孩子,也怪可怜的!”旋又对若兰、小刀二人道:“你爹不答应,你们就跪着不要起来!”二人真跪着,一递一声的叫着爹。

    万有顺没好气的向丽娘说道:“将来东窗事发,儿女可以保得你我的性命么?官军来围山寨,你能教这可爱的东西,下山抵敌么?你怕将来死了做饿鬼,我怕现在就要做砍头鬼!”

    丽娘也板下面孔,生气道:“亏你还是个读书人,在茅山学过道,时常自夸道术高强!原来连做强盗的本领都不够!好,好!你只愿做终身的强盗,不怕绝子灭孙,你一个人去做很好!我虽说委身于楚馆被你赎了身,可是你知道吗?我以前再怎么也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后来遭奸人构陷,家道逢了大难,至此便没了作一品夫人的夙愿,直到遇见你,我才又有了这样的念头,还指望你有点出息让我当上一品夫人呢,替你我两家荣宗耀祖,压寨夫人,你让其他人来当吧。今后你走你的阳关路,我过我的独木桥!这两个小东西,是我从费尽口舌、历经千辛万苦从成都府带来的,我要他们接万家的后代!将来我死到九泉之下,也可以见得死去的还不曾见过面的翁姑!”

    一面说,一面号啕大哭起来。吴若兰、吴小刀二人也跪在地下痛哭。

    万有顺的心肠,毕竟不是生铁铸成的,这些日子和丽娘的相处,早已比一般的伉俪情深了数倍,更何况大事还等着她帮衬一二,此时一旦和对方闹翻,身边没一个可用之人,最终反被其害!看了当前这种凄惨情形,也不由得一时软下来了。

    万有顺长叹了一声,向丽娘说道:“罢罢!用不着号哭了!不见得除了这两个,便没有中用的童男女!”

    丽娘这才转悲为喜,破涕为笑,吴若兰、吴小刀好像知道自己是死囚遇赦似的,也止了啼哭,又连连的向万有顺叩头。

    万有顺勉强回头看了一眼,说声:“起来!”吴若兰、吴小刀战战兢兢的起来,挨紧丽娘站着。万有顺也不理会。心中已决定:如迁延时日,竟找不着合用的童男女时,宁肯和对方反目,非拿吴若兰、吴小刀二人练成阴阳童子剑不可!

    万有顺冷不防出手如电,将吴若兰、吴小刀一一放倒,丽娘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惊呼,暴雨般的拳头对着万有顺的前胸接踵而至,只是那双小手如同锤打在了铜墙铁壁上一般,反噬得手骨一阵阵剧痛,情急之下的丽娘疯了般的张嘴就对万有顺露出来的右手手腕咬了下去。

    整个过程静谧得可怕,丽娘这一口下去,似乎出奇的顺利,受害人身体里的某种罡气似乎荡然无存,它任凭自己的银牙咬出了一道深深的红痕,对方反而半开玩笑似的打趣道:“你上辈子属狗的吗?这么喜欢咬人,你自己先去摸一摸他们的鼻息。”

    丽娘这才由刚刚的疯狂中回过神来,自己刚刚的魔障之举似乎显得太不智了,在确定吴若兰、吴小刀只是被万有顺点中穴道昏昏睡过去之后,她忍不住哑然失笑,嘴上依然得理不饶人:“我这也属于狗咬狗。”

    万有顺轻笑了一阵,顺势在对方白嫩的脸上摸了一把,意犹未尽的说道:“那我也提醒你一句,外面那只狼你可得小心点,他可不是省油的灯。我也不妨告诉你实话,我现在之所以不敢动他,只因为他现在还能为你我所用,何况他来头来不小。”

    “就他那见了女人走不动的熊样,我这里对付他的花样多得去了,就算他是玉皇大帝的儿子,我也要将他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小心别玩火**。”

    “他真的是‘玉帝’的背景?”

    “我只能告诉你,他的背景我们还没有足够的把握翻脸,这也是我们现在待在这里安然无恙的原因之一,等我练成阴阳童子剑了...”

    丽娘趁势如泥鳅般腰肢一扭,躲开万有顺的魔掌,倏忽间连忙将一旁昏迷不醒的吴小刀、吴若兰一左一右夹入了怀中,拖着两人和万有顺隔着一定的安全距离,冷气剑眉的怒容道:“你休想打他们的主意。”

    万有顺满脸堆满淫笑,不紧不慢如一只老鹰捉小鸡般靠了过来,丽娘这些年在楚馆里对于男人的表情动作早已摸得一清二楚,她这才明白万有顺为何当着自己的面讲吴若兰、吴小刀点倒了。粉面的她立马堆上一副含春的羞涩容颜,这让一旁的万有顺眼中冒出的某种热度更加炙热,等她将怀中的吴若兰、吴小刀安置在旁边的小床上,万有顺早已像一只饿虎扑了上来......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最新章节 下一章 推荐本书

最新推荐:永恒圣王 会穿越的外交官 最强神话帝皇 龙组兵王 我和大圣是兄弟 长生九万年 他从天外归来 血脉君王 超神主播系统 战国纵横之武卒雄风 韩娱之影帝 职业孟婆 冥界夜灵 我是至尊 龙符 会穿越的外交官 夺取基因 黑科技垄断公司 最强通天战神 洪荒小卖部 迷岸猎人 末世:轮回重生 天机之长生劫 永笙纪 斩邪问道 轩辕传奇之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