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在大笔趣

大笔趣 > 历史军事 > 神秘梅花镖 > 第283章 机巧周旋

第283章 机巧周旋

作者:日月当明.CS我要报错

最新推荐:变身绝色女妖 烽皇 一剑飞仙 天醒之路 斗战狂潮 我是至尊 圣墟 剑来 道君 龙符 龙王传说 国色生枭 龙隐兵王 老子修仙回来了 超级兵皇在都市 女神的无赖高手 白圭的商业帝国 陵绝 超级特种兵之王 神级特种兵王 推棺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最新章节 下一章 推荐本书
    楚瑜正在自己的卧室想着教堂那恐怖的血案,猛然听到有人在敲她的房门。此时,天色已晚,西北风携带着清冷的夜幕降临了。楚瑜痴呆了,惶恐的两眼紧盯着自己反锁的房门,想象着门外极有可能就是那黑衣无头的神父。

    她不敢开门。

    楚瑜颤栗着声音丢了魂似的对着房门外喊了一声:谁?

    她的喊声极度的恐慌,冰冷,好像死神就要降临在她的头顶。

    然而,敲门声还是越来越急促起来,没有人答话。

    楚瑜哆哆嗦嗦的颤声再问:是谁?

    我。门外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难道是神父伪装的?楚瑜暗想,同时,她紧张的心还是放松了下来,毕竟,仅仅只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楚瑜又突然感觉到声音有点儿很熟悉,会是谁呢?正当楚瑜很提心吊胆的时候,敲门声变成了打门声。

    开门呀楚瑜,是我,董晓燕。

    董晓燕很生气的对着门大喊。

    楚瑜这才急忙开门。

    干什么呢你?董晓燕等到楚瑜一开门,就破门而入,质问说:睡的这么死沉!

    我没有睡。楚瑜心有余悸的回答说:是害怕。

    这哪里像是你的性格?你怕什么?你怕谁会在这冰冷的夜里把你给吃了?董晓燕没好气的指责道:亏你还是杀过人的呢!

    真的!晓燕,你不知道有多么恐怖!楚瑜平静了心思回答:我现在时刻提心吊胆的,害怕极了!

    到底怎么一回事啊?董晓燕不屑的问:我就不相信了!

    于是,楚瑜向董晓燕讲述了教堂血案,及宿迁近来连续杀人案。

    我以为什么大不了的呢!董晓燕不以为然的笑了一声说:就是因为这,我才回来的。是南京的戴老板通过陈总参谋长通知师座让我回到县城配合调查此案的。哎,楚瑜,我来找正为这个案子。你说,凶手是不是很傻,杀了人还宣扬自己,留下一只红蝎子在尸体的脑门。不是说,红蝎子是我们的人吗?我们的人还自相残杀?

    这也是我想不明白的。楚瑜急忙接口说:自从葛文生被杀,县城就陷入了扑朔迷离之中。县城的**地下组织又频繁的活动了。尤其是现在,前线在打仗,后方闹凶杀,整个宿迁县城都是人心惶惶,鸡犬不宁了!

    新来的神父为什么不愿意见人?董晓燕问:明天你就带我去教堂。我一定要揭开这个神父的真面目。

    我不想去!楚瑜急忙回答说:要去你自己去。

    不行!董晓燕立即批评道:你楚大小姐怎么被吓成这个样子。要不,再多些人。

    你就不怕惊动对手招来杀身之祸?楚瑜说:查案不能这样,应该秘密进行。假如是**在县城推波助澜,你就不怕渎职失职?

    那怎么办?董晓燕自言自语的问。

    哎,秦瑾雯现在如何?你们的师座还是那么的娇宠她?楚瑜突然转了话题问道:你以为她真的是**?

    只是没有确凿的证据。董晓燕顺着楚瑜的思路问:马秘书最近怎么样?其实,你不必对他那么凶,既然你喜欢他爱他,为什么还处处为难他?

    我一直很痛苦。楚瑜突然精神一振说:抗战时候,那时真好,我们曾经很多时候就在一起。我羡慕他是个英雄。但他的身世和为人处事总是让我扑朔迷离,我怎么努力也看不透他。也许我太自虐自下贱了。明知他是不喜欢我,可我还是在暗恋着他。我真的害怕他真的就是**。所以,我千方百计的想弄清楚。越是想弄清楚却越是弄不清。他总是让人神秘莫测。这样我越发疯狂和坚持调查他。

    原来你只是猜测马秘书。董晓燕深有感触的说:我和你很相像。

    不!不一样的。楚瑜慢悠悠的回答说:直觉告诉我,他马成宇就是我们身边的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会起爆。你喜欢你的师座戴之奇,我奉劝你还是罢手吧。你爸爸根本就不会任由你胡来!戴之奇用情不专,和秦瑾雯的关系就不清不白的。听说秦瑾雯怀了戴之奇的种,是真的吗?

    凭我的感觉,秦瑾雯爱上戴之奇不像是在演戏。但我不相信她会怀孕。董晓燕陷入了一边迷茫一边沉思着说:直觉告诉我,秦瑾雯怀孕是假的。我一直没有放弃怀疑她就是**的卧底,我们的奸细。你想想,攻防图丢了,最有可能接触攻防图和对攻防图有机可乘的就是她秦瑾雯。

    不,还有一个人。楚瑜不假思索的说:章三根。

    章营长?董晓燕说:最不可能。章三根自小就是跟着戴之奇的,是师座一手提拔他才有今天的。他们好像兄弟,情同手足。抗战时,章三根不止一次救过师座。章三根对师座也是一直忠心耿耿的。师座对章三根也是信任有加,从来不会怀疑他。

    你知道,**的能力是无孔不入。楚瑜坚决反对说:假如秦瑾雯就是**,你能保证章三根不会赤化?

    董晓燕正要回答,楚瑜打着手势阻止了她,楚瑜想要继续说话,这时,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

    董晓燕和楚瑜机警的拔出了手枪,对着门外惊问:

    谁?

    是谁?楚瑜也心惊肉跳的问。

    我,是我。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道:荆棘鸟。

    啊?楚瑜大惊,急忙开门,兴奋的说:胡队长?你是怎么找到我的住处的?

    来人叫胡笳声,关于他是为何来到宿迁的,这还不得不从1936年说起,当年江苏省恢复宿迁县国民党党部,马文藻、殷云飞、孙光启、蔡克尧、郑梓汉、陈伟等为委员。同年省保安处长李守维在宿迁组织复兴社,入社有钱子衡、吴长金等人。江苏省国民党委任周厚军到宿迁组织义社,即FF系,陈伟、刘鼎三等入社。后又有省国民党党部委任周绍成来宿组织CC系,有多人加入。这些派系互相争权夺利,造成地方纷争。不久,宿迁国民党党部内设特务室,任特务的有朱渭平、朱甤民、洪广贤、孙靖一、陈伟等。抗日战争爆发后,宿迁县国民党党部改选蔡克尧、谷凌云、陈伟、胡笳声、孙光启、刘雨生为委员。宿迁沦陷后,陈伟、胡笳声和刘雨生三人逃往上海,投靠上海戴笠在闸北的特务站。在上海,他们认识了楚瑜、郑梓汉、洪广贤,一起共事闸北站。日寇投降后,陈伟、刘鼎三被派潜入宿迁,胡笳声则到南京去了。楚瑜去了重庆,后转南京。郑梓汉、洪广贤则留在上海,后去了徐州。

    我受南京委派前来督查教堂血案的,并顺便查找在上海时杀害闸北站张站长的凶手。我是前来监督查案的。胡笳声算作自我介绍的说。

    要想清查此案,必得一人帮忙。董晓燕突然插话说。

    这位是?胡笳声以狐疑的目光打量着董晓燕问楚瑜道。

    董县长的千金。楚瑜随即回答说。

    你就是董县长的千金董晓燕?胡笳声很高兴的说:百闻不如一见,果然才色双全。

    面对胡笳声的赞美,董晓燕投以一丝冷漠的微笑。

    董小姐,你指的此人是谁?胡笳声饶有兴致的问。

    马秘书。董晓燕淡淡的说。

    哪个马秘书?胡笳声很疑惑的接着又问。

    马成宇。楚瑜淡淡的盯着胡笳声回答。

    是那个曾经认贼作父的日本人女婿马成宇吗?哼!胡笳声不屑一顾的道:此次重点查的就是他!此人背景很复杂,留学过日本,参加过北伐,曾为汉奸。

    胡队长,你错了,他马成宇不是汉奸。楚瑜辩护道:抗战时期,我曾经与他一起斗过日本人。

    不是汉奸,也是**!胡笳声厉声反对说:据我所知,他就是神秘梅花镖的嫡系传人。教堂血案,我重点怀疑就是他。

    怀疑也要有证据。楚瑜极力反驳道:他杀了人还在尸体的脑壳上放着一只红蝎子。我正要问你,红蝎子可是我们自己的人,他怎么会是马成宇呢?这代号红蝎子的人到底是谁?这与杀害张站长又有何关系?

    胡笳声沉思了片刻说:就让我站在门外,也不请我进门喝茶,是你楚瑜的性格吗?

    对不起,光顾着说话了。楚瑜抱歉的笑笑让道:有请!

    胡笳声进屋落座,楚瑜为他倒了一杯茶。

    胡队长,喝茶。楚瑜又转向董晓燕说:你不喜欢茶叶,喝白水自己倒吧。

    董晓燕说:客气。不渴。

    胡笳声喝了几口茶,才又慢吞吞的回答楚瑜说:当年杀死张站长的也是一枚梅花镖。梅花镖被郑梓汉收着。我很想看看这枚梅花镖,可惜啊不知道郑梓汉现在在哪里。杀死陈伟队长的梅花镖在哪里?

    在我的保险柜里。楚瑜回答说。

    有个叫沈洪楠的人当年也在上海站,张站长死后,此人就神秘消失了。资料记载,他是山东人,有一个女儿。就这些。胡笳声还是很强硬的又说:我一定要见见梅花镖的嫡系传人马秘书。

    好吧,明天我就给你引见。楚瑜说:你住哪儿?

    今晚还住客栈,明日起就住县政府。胡笳声说。

    要不要派几个人给你?楚瑜说:胡队长,非常时期,安全第一呀!

    我不会有事儿!胡笳声立即摆手示意道:时间也不早了,你们休息吧。明天见。

    然而,胡笳声并不知道,有个人早已得到消息盯上了他。

    胡笳声住在中山路北门,也就是原先的富贵大街旅社。

    这个人一身黑色夜行衣。他,就是教堂新来的神父。

    此时,夜已深了。弯月西悬,惨淡乳光。宿迁县城里虽然宁静,但远处的烟火却能照亮半天。那里正是前线战场。神父静悄悄的跟着胡笳声的身后,如同阴魂,幽灵一般的吸附着地面,黑影惨淡的在大街小巷漂移,穿梭。胡笳声来到北门右边上的一家旅社停住,他抬头看了看悬挂在边上的酒旗,不知是何人写着歪歪扭扭的“牡丹醉芳亭”几个字。这就是旅社的招牌,名字。

    胡笳声正欲进门,一道黑影闪电般的挡在了他的面前。胡笳声大吃一惊,差点儿失魂落魄的叫出声来。他木讷的站立着,突然耳边响起了黑影的声音道:别出声,跟我走!

    胡笳声此刻明白,自己面前站着的就是楚瑜所说的教堂血案的杀手。他胆颤心惊的偷视一眼,果然如楚瑜所说,黑影包裹了自己全身,伪装的几乎达到完美。就是一双眼睛也是深埋在幽黑的面部底层。胡笳声看不到此人任何迹象,更别说真实的模样了,黑影仿佛是一具裹着黑色绸缎的僵尸。这样的打扮让胡笳声更加的恐怖万分。胡笳声暗想,我就在旅社门前,你能把我怎么样?想到这里,胡笳声还是谨慎的小声问:你谁呀?

    哼!荆棘鸟,化成灰也认得你!黑影阴沉的说:不听话,别后悔!

    胡笳声此刻脑海里翻腾开了,此人知道他的代号,这还是在上海闸北站时的行动代号,倘若不是内里人,少有人知道的。他却知道。他到底是谁?难道是,是,是.....胡笳声不敢想下去了。

    不要徒劳去想了!黑影阴险的说:我有话问你。

    说完,黑影慢慢的如同鬼魅离开了。

    胡笳声胆颤心惊的不得不跟着,似乎黑影很了解他,连他在想什么都知道。胡笳声他不想死。他想他刚到宿迁上任,还没有干出成绩呢。

    黑影行至街角的拐弯处,停住了。

    胡笳声急忙跟上站住问:你想问我什么?

    你把葛文生的所有资料弄给我。黑影没商量的说:必须答应,你只有这一条路才可以活着。

    我没有。胡笳声闷声闷气的回答一句。

    陈伟有!黑影恶狠狠地说。

    他已经死了!胡笳声急促的回答说。

    人死了,资料也会死吗?黑影气势汹汹的说。

    你要他的资料干嘛?胡笳声大着胆子问,因为他确信他胡笳声对黑影十分有用,很重要,所以黑影不会杀了他,至少是暂时的不会杀他胡笳声。

    查案。黑影很冷漠的说:查出是谁杀了陈伟。

    好。胡笳声无可奈何地说:你至少要给我三天时间。

    不行!黑影十分固执的说:就一天!

    明天?胡笳声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好,好——好吧!胡笳声忐忑着蹦蹦跳的心回答说。

    还有,我问你,楚瑜是哪里人?黑影质问道:她到上海闸北站之前做什么你知道吗?

    不知道。胡笳声立即说:档案里一定有关于她的情况。我一便把资料也给你吧。

    明天这个时候,这个地点。黑影说:要是你耍我,就活不过明晚了。

    黑影说完,身影一晃,就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里。

    然而,他们的一言一行都被另一个夜行人探知了。

    (本章完)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最新章节 下一章 推荐本书

最新推荐:永恒圣王 会穿越的外交官 最强神话帝皇 龙组兵王 我和大圣是兄弟 长生九万年 回到明末当帝王 火影之佐助传说 你的青春是否迷茫 九域狂神 小白特不凡 真武异界游 怒战苍穹 幻衍九天 虚空君主 九阳天魔 最强无敌凡体 一斩万界 焚魂卷 晚唐春 你好,少将大人 龙牙兵王 超级兵皇在都市 万世秦疆 万界最强兑换系统 王者荣耀之梦想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