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在大笔趣

大笔趣 > 仙侠小说 > 位面店铺系统 > 新书秘事传三合一

新书秘事传三合一

作者:雪飘漫空我要报错

最新推荐:变身绝色女妖 烽皇 一剑飞仙 天醒之路 斗战狂潮 我是至尊 圣墟 剑来 道君 龙符 龙王传说 征战诸天世界 刺者枭雄 武尊世界明星纪实 极品打脸系统 武侠之最强召唤系统 凡灵传说 重生之都市成仙 青城神帝 机武银河 持剑啸天录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最新章节 下一章 推荐本书
    人走阳路,鬼行阴;阴阳相冲,鬼魅缠身。

    白日是活人的世界,夜晚是鬼魅的天堂。

    林凡合上泛黄的书籍,颓然一叹:“老头子的这本书都看了不下十遍了,说好的妖魔鬼怪呢?这都三年了,除了倒霉一些外,什么都没见到,如果不是五弊三缺,还真不会信这鬼话连篇的书。”

    随手将书扔到石桌上,起身向堂屋走去。

    从一旁破旧的柜子中取出一沓画好的符隶装入背包中,然后又从下面的一个抽屉里取出一个木盒也顺手塞了进去。

    “希望这次能平安无事吧…”

    将背包背在背上,给祖师爷上了一柱香后,关好摇摇晃晃的破门,走到路边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

    “师傅,去CD大学!”

    “上来吧。”

    出租车师傅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大叔,只不过那头本该漆黑的头发却是雪白,而且还是一个地中海。

    “师傅,看你年纪不是很大,怎么头发全都白了?”

    开车的出租车师傅叹了口气,脸上挂着莫名其妙的表情: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前两年莫名其妙就一夜白头了,而且还谢顶,呵呵。”

    林凡一愣,然后调笑道:“你这不会是像星爷电影中那样由于过度悲伤吧?”

    “悲伤?我又没什么伤心事,喜事倒是有。”

    出租车师傅说着,脸上洋溢着幸福。

    “我要钱没钱,要车没车,要房没房,而且也没什么长相,在如今的社会,你说能找到媳妇吗?”

    林凡看着窗外飞逝的风景,叹息一声:“是啊,如今的社会是金钱至上,只要有钱没什么不能解决的,可惜的是…现在那种尊重爱情的女人几乎是少的可怜啊。”

    “虽然少,但我也还不是遇见了。”

    车子停下,等着红绿灯,出租车师傅伸手指了指自己,“我这看起来有四十多岁吧?”

    “是的。”

    “其实我才三十一岁,在二十八岁生日那天晚上我遇见了她,她不在乎我穷,她家人也不在意,只要我对她好就行了,在交往一年后我们就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恭喜了,看来师傅你的运气还真是不差。”

    “哈哈,谢谢了。”

    出租车师傅爽朗的大笑一声,待信号灯变为绿色后,一脚将油门踩下,车子再次开动。

    一路上林凡与出租车师傅絮絮叨叨的聊着天,基本上是出租车师傅在说,林凡则作为一名听众。

    半个多小时后,车子便已经到了CD大学门外,林凡付钱下车后将背包提在手上向校内而去。

    由于是夏天,一路上的女生穿着很是清凉,白花花的美腿晃的人眼花。

    林凡艰难的转移视线,径直的向图书馆而去。

    “哟,叶子你来了?快过来。”

    林凡刚到图书馆就被一名带着眼镜看起来有些猥琐的青年叫住。

    这眼镜青年名曰“张飞”,因为这个名字没少被人调笑,戏称“飞爷”也是大四川的一员,不过这货看起来是一个**、丝,林凡却知道这是一个隐藏的富二代。

    虽然家产没有上亿,但几千万还是有的,只不过他老爸每月只给六百生活费,说是要锻炼锻炼他。

    于是乎…在这物价飞涨的时代,他泡不了妞,吃不起好点的饭菜,就连衣服都是九块九包邮!

    这样度过了三年,这货已经完全成了一个**、丝,让他家里人头疼无比。

    比如说…看见长的还看的过去的妹子就走不动路,而且还不敢上前说话。

    这个还好,最为关键的是“抠”

    能一分钱拿下来的东西绝不多花一分,而且还要想办法尽量让别人不收钱。

    他妈前段时间让他出去买菜,愣是把卖菜的大妈气的差点进医院,还被人揍了一顿,至今背上还贴着膏药。

    林凡走到张飞身旁鄙视的说着:“你好歹也是个富二代,能不能有点志气?蹲在这看着妹子流口水,丢不丢人?”

    “丢人?”

    张飞瞬间起身,一甩那几乎遮住眼睛的刘海,风骚的摆出一个pose,“哥这叫欣赏,懂不?别用你那龌蹉的思想来批判哥的艺术!”

    “rentiyishu吧。”

    “滚蛋,话说你又把这些东西背上干嘛?要知道宣传封建迷信可是要蹲号子的。”

    林凡甩甩头,“只要你不说谁知道,而且带上这些去红叶山总会安心一些。”

    “安心?怕什么?有哥们罩着你,你可以在这个世界横着走。”

    说着还伸出手指掏了掏鼻孔,然后屈指一弹,将手指上的一坨直接弹到了人群里,看的林凡一阵恶寒。

    “得得得,别吹了,你是不是还缺一瓶青岛纯生?”

    “对,可惜……我有故事你没酒,不然能吹到你怀疑人生。”

    “好了,好了,走吧,他们都上车了。”林凡赶紧阻止张飞接下来的话,这货嘴简直无敌,一旦说道兴起,完全停不下来,能在你耳旁唠叨一天。

    “喔,那你记得把你包放好,别被人看见了。”

    “知道。”

    两人是最后上车,所以位置也只有最后一排了,林凡落座后,将背包放在腿上闭目休息了起来。

    张飞原本还想和林凡吹吹牛,扭头一看,结果林凡在打瞌睡,只好和一旁不认识的同学聊了起来。

    在开出了城区后,大巴开向一条坑坑洼洼的泥路,车身摇摇晃晃,林凡一头磕在窗上捂着脑袋清醒了过来。

    “张飞,我们还有多久到?”

    张飞捂着嘴巴含糊说着:“还要一个多小时吧,话说这路为毛不修下,晃的哥们我想吐啊。”

    “一个多小时啊…”

    林凡醒来后就再也睡不着了,只好无聊的听着车上的同学聊天,看着外面的风景。

    “班长,红叶山真的很好玩吗?”一名女生弱弱的问道。

    坐在前排的帅气男生微微笑道:“不知道,听朋友说挺有趣的,而且那里还有一个防空洞,据说是抗日战争时留下的,里面应该会很有意思。”

    “可是……”

    “你是说那些传言吧?这个都是假的,世界上哪里会有鬼,要知道现在可是白天,鬼哪里会出现?除非是它不想活了。”

    林凡一咧嘴,差点笑出声,然后给忍了回去。

    这话简直矛盾,前面说世上没有鬼,后面又说鬼白天不会出现,由此可见,这位与自己没有什么交集的班长心底也有些没底,毕竟这流言可是说的有板有眼。

    车上的人还在继续交谈,林凡皱着眉头回想着那不知道从谁那里流传出来的流言。

    据说红叶山有一具暗红的棺材,还用发给串着铜钱的绳子死死缠住,一头还贴着一张符隶。

    这样的情况已经让人有些毛骨悚然了,更主要的是那具棺材还是竖着摆放在一个地方,棺材中不时的传出“砰砰”的响声。

    对此,林凡只能想到一样东西,“僵尸”,这也是自己为什么会带符隶和一些法器的原因。

    虽然这有可能是假的,只是一些为了引起恐慌的流言,但如果是真的呢?

    有备无患总是不会错的。

    一旁的张飞在车速缓下来后才好了许些,于是乎,话唠的毛病又犯了。

    “叶子,你说那东西会不会在防空洞啊?”

    防空洞?

    抗日战争时期的防空洞,如今建国已经七十来年了,那地方人迹罕至,阴气环绕,指不定还真在那里。

    “我怎么知道,你当我神仙啊?”林凡无奈的一笑。

    张飞突然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说道:“有件事你知道吗?九五年的僵尸事件,当时可是闹的老大了。”

    “这事知道,怎么?你想说和那事有关系?”

    “说不好,如果真的有那东西,我认为还真有可能是九五年留下来的,毕竟当时都出动军队了。”

    林凡翻了个白眼,“你还真会想,你怎么不说那里面的还是被挖出来的三具古尸中的一具?”

    “嘿,你还别不信啊,这还真说不好,哥们我最近可是看了不少的灵异方面的书籍,可是很有体会的。”

    “古书?”

    张飞从裤袋中掏出手机嘚瑟的晃了晃,“电子书,还真别说,那些作者写的那叫一个溜。”

    “得了吧,越扯越歪。”

    “嘿,你还别不信,小说里都提到过越不可能发生的事就越有可能发生。”

    张飞说完扭头问一旁正放着音乐的男生,“哥们,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神经病…”

    “哈哈哈,张飞你还是别乱扯了,要知道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林凡拍拍一脸郁闷的张飞肩膀,“你要做的就是好生休息下,红叶山可是不低,不然就凭你的体力能爬到山腰处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你大爷的,哥们我有这么虚吗?”张飞翻了个白眼,然后和一旁说他神经病的哥们探讨人生去了。

    林凡看着外面葱葱郁郁的树林,心中突然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我日,不会真出事吧?

    紧了紧抱住背包的手,对即将到达的红叶山升起一丝恐惧。

    如果真的如同流言所说那样,那只僵尸的道行肯定不浅,绝对不是自己能够应付的。

    一般的道士或者阴阳先生遇见僵尸全都会直接斩草除根,而不是将它封印起来,这就表明那只僵尸道行至少有个几百年。

    车子在林凡心事重重中摇晃前行,半小时过后才缓缓停了下来。

    前排的班长起身拍拍手朗声说道:“同学们,我们已经到了红叶山,余下的就是山路了,剩下的就靠我们自己双腿走上去。”

    “班长,这看起来好远啊。”

    “就当锻炼锻炼吧,而且这里空气清新,全然没有市区里的雾霾,不过记得要注意防暑,多喝点水。”

    “好吧。”

    “哇…你们看那座山,树叶全是红的,好漂亮啊。”一女生指着不远处的高山惊讶开口,说完便从背包中掏出相机连续拍了好几张照片。

    那遍山通红,树叶在微风中左右摇摆,金灿灿的阳光打在山体上,好似给山披上了一件外衣。

    “真的啊,那就是红叶山吧?真漂亮啊。”

    “我们就是要去那里吧?看起来真的很不错哎。”

    刚下车的林凡顺眼看去,瞬间毛骨悚然,腿肚子都在发颤。

    在林凡眼中,红叶山上空血光滔天,大地一片猩红,那些树叶全是一颗颗挂着的人头。

    这山诡异无比,明显是一座邪山,而且里面还可能有一只实力不知深浅的僵尸,去了只有死路一条,自己的道行也才三年,对付一些小鬼小妖还行,遇上这事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不管它。

    一旁正赞叹红叶山之美丽的张飞扭头发现林凡脸色发白,身体在不住的发抖,“叶子,你怎么了?不会是生病了吧?”

    “我没事。”

    林凡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三个字。

    张飞伸出刚掏过鼻孔的手摸了摸林凡的额头,然后又放在自己额上对比了下,疑惑开口:“没事啊,你到底怎么了?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

    如果是在平时,林凡铁定会打开那只手,再鄙视一番,然而在现在却没有了这份心情。

    将背包背好后,深吸一口气拉着一脸担忧的张飞走到偏僻处。

    “张飞,我们回去吧,这山我们不去了。”

    “叶子,你怎么了?不会是被我在车上的那话给吓到了吧?”

    林凡咬破手指,对张飞问道:“你要不要看看?”

    “我日,看什么?自残啊?”

    “你看看就知道了,这山我们不能上去!”

    林凡说完伸手将血液点在张飞眉心处。

    “把血弄到我脸上干嘛?你也不嫌疼。”张飞说着伸手打算将那血迹给擦掉。

    “别!”

    林凡拉住张飞,然后指了指不远处的红叶山,“你现在再看看红叶山!”

    对于林凡的话,张飞一向是比较信服的,于是扭头看去。

    血光滔天,地面通红,树上挂着密密麻麻数不胜数面色惨白还带着诡异微笑的人头。

    “卧槽……”

    张飞腿一软直接摔倒在地,半天都没有爬起来。

    “叶……叶子,这……这是咋回事?”

    林凡深吸口气,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这山很邪门,我们上去了可能只有死路一条。”

    “而且里面还可能有僵尸!”

    张飞牙床不断在撞击,发出“咔咔”的响声。

    “僵……僵尸?叶子,你别吓我,那时在车上我只是开开玩笑。”

    林凡深吸一口气,将几乎瘫坐在地的张飞扶起,认真的说道:“张飞,这是真的,这山血光滔天邪性无比,再加上流言,你认为这会是假的吗?我倒是真的挺希望这是假的。”

    张飞连忙擦掉眉心处的血液,那恐怖的景象也瞬间消失。

    山还是那山,依旧美丽无比,然而这仅仅是表面现象罢了。

    “叶子,你能对付吗?”

    对于能看到这恐怖的东西,张飞不再人为林凡的那一套套是唬人的东西,对此便将全部希望寄托在林凡身上。

    “我?我能跑,这山根本就不是我们能去的。”林凡自嘲的笑了笑。

    张飞迟疑的指着那些在整理东西的一众同学,“我们知道这山危险可以跑,可是他们?”

    “他们?对啊,他们呢?”

    林凡有些沉默,心中很是纠结,现在自己走掉可以保命,但那些同学则有可能全都会死,如果不走,自己是众人当中死亡率最高的一个人。

    如果自己让他们别上山,他们会听吗?

    见林凡沉默,张飞也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毕竟人人都不是救世主,也没必要为了一些基本没有什么交集的人去搭上自己的性命。

    “叶子,我们走吧。”

    张飞走了几步后见林凡依旧立在原地皱眉,“叶子,怎么了?”

    “张飞,我……我不忍心……”

    “那你能对付吗?”

    “不能。”

    “那你……”

    “我想试试,毕竟是几十条生命啊。”林凡抬头认真的看向张飞,语气满是坚定。

    “我陪你!”

    林凡摇摇头断然拒绝,“你不能去,实在是太或许危险了。”

    “呵呵,危险吗?”张飞带着笑意看向一脸认真的林凡,“以前你帮我这么多,现在也轮到我帮你了,虽然我可能帮不上什么忙,或许还是倒忙,呵呵。”

    张飞的一席话让林凡心中很是感动,有多少人能在生死关头还为他人着想?

    除了至亲,还有谁?

    得此挚友,此生无憾!

    “张飞,你一定不能去,你还有家人,更何况我也不可能会死,对吧?”

    “你的话很没有信心。”

    “就再相信我一次!”

    张飞凝视林凡双眼许久,才点点头,“好,我在山下等你!这是我最后的让步了!”

    “好!”

    林凡放下背包,从里面拿出两张红色的符隶和一个串着五枚铜钱的红绳递给张飞,“拿好,红符是高级符隶,是我爷爷留下来的,贴身放好,这红绳可以让鬼怪发现不了你,而且有着避邪的功用。”

    张飞没有伸手去接,而是问道:“你呢?”

    “我还有,记得贴身放好!”

    “好。”

    接过符隶和红绳放妥当后,张飞咬咬牙再次说道:“给我点上你的血吧!”

    林凡深吸口气,“确定要开眼?”

    “嗯。”

    咬破还没愈合的手指,再次给张飞开了眼后收拾好背包向众人的方向而去,张飞看着林凡离去的背影,满目担忧,嘴中轻声自语道:“叶子,你一定要活着回来,如果明天中午时你没出来,我就进去找你!”

    林凡走到队伍中时,正在讲话的班长停顿了一下,“同学,和你一起的那位同学呢?”

    “他身体不舒服,在下面休息就不上山了。”

    “他叫什么?我记录一下。”

    “张飞!”

    班长想了会儿才记起这人,低头翻动手中的名册,在张飞的名字后面划了个勾,然后合上名册继续讲话。

    此刻林凡立在队伍的边缘处,显得有些孤零零的格格不入。

    人群中没有相熟的人,至于室友更是没有,那当初分到自己宿舍中的其它两人都以各种理由退学了,学校也没有再安排人住进来,所以只剩下自己与张飞两个人。

    班长在那里絮絮叨叨讲了许多注意事项,直到一行人听的不耐烦才终止。

    “各位同学,现在我们就出发吧,山路难走,记得照顾一下女同学。”

    “哈哈,班长,这话还用你说?”

    一名满脸痘子的青年拍着胸脯大声说道:“对,各位美女,有困难就找我,我一定不会推辞的。”

    “就你那体格?”另外一长的比较壮实的同学满目鄙夷。

    “我怎么了?看起来瘦,实际还是很厉害的。”

    “上次跑步才半圈就累的跟死狗一样了,还厉害?扯淡吧你。”

    “卧槽,这样揭我短真的好吗?”

    “咯咯咯咯”

    一群女同学笑的花枝乱颤,看的一些男生都直了眼。

    班长拍拍手掌示意安静,然后开口说道:“好了,我们出发了。”

    说完后,扣上遮阳帽带头向红叶山走去,众人纷纷跟上,还不停的用手机相机拍照。

    林凡吊在最后,每走一步都是对内心的极大挑战,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最后一次见到阳光了。

    带着沉重的心情一步一步的向红叶山走去,全然没有其它同学那样欣喜舒适的心情。

    走在最后的林凡终于引起了一名扎着马尾的女生注意,缓下步子等到林凡到来后关切的问道:“同学,你怎么走在后面,是哪里不舒服还是怎么了?”

    林凡苦笑摇摇头,“我有种不好的预感,越向山上走去强烈。”

    “嘻嘻,你不会是怕了吧?你没看过鬼片吗?白天哪里会有鬼,至于传说中的僵尸也不可能出现,现在可是在白天哎,更何况那些都是骗人的,毛爷爷说过打到一切牛鬼蛇神。”

    “真的,你不信吗?”

    那名女生摇摇头,后脑勺的马尾一甩一甩的,标志极了,再加上那粉嫩的面庞,显得很是活泼。

    “真的,同学,你最好还是下山去吧。”林凡苦口婆心的劝说,真的不忍心这么一个女孩丧命于红叶山。

    “不,班长和一些老师都查探过红叶山,根本就不会有危险,更何况前几天还有人来玩过呢。”

    林凡看了眼那密密麻麻带着诡异笑容的人头叹息道:“唉,希望如此吧。”

    (本章完)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最新章节 下一章 推荐本书

最新推荐:永恒圣王 会穿越的外交官 最强神话帝皇 龙组兵王 我和大圣是兄弟 长生九万年 变身透视校花 都市全能主宰 魔天龙帝 少年仙才 风流僵尸的都市生活 万道之争 三杯记 神级升级系统 末世之机械纪元 凌天战尊 学院之异能高手 阴阳招魂师 全能至尊兵王 摸金人生 次宇元宙 天剑真言 终极狂兵在都市 任我青春年少 大骑士王 都市超级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