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在大笔趣

大笔趣 > 都市小说 > 花式红包 > 番外篇:叶孤芸

番外篇:叶孤芸

作者:炒血我要报错

最新推荐:变身绝色女妖 烽皇 一剑飞仙 天醒之路 斗战狂潮 我是至尊 圣墟 剑来 道君 龙符 龙王传说 霸道邪医 都市仙医高手 我的极品女神 透视妖孽在都市 重生之投资之王 烽皇 逍遥大村医 透视小医农 都市之透视之王 绝美女神的贴身小医神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最新章节 下一章 推荐本书
    白蒙村,周姗姗与史忘川相对而坐。

    他们终于又在一起了。

    可是他们笑容背后,却有着淡淡的忧伤。

    自己女儿不见了,儿子……

    捡回来的儿子也不见了。

    虽然李逃神是捡的,但是周姗姗真的当他是亲儿子一样对待。

    李包包不在,她将所有的爱都转换到了李逃神身上。

    可是,儿子总是会长大,女儿也会嫁人。

    他们……也会老去。

    “要不我们再生一个?”看到她不高兴,史忘川也豁出去了,没脸没皮的想逗她开心。

    “……”只是,如果是在往常,周姗姗一定会让他滚的。

    但是今天不一样。

    门前榕树下,她呆呆的望着村口,一直在等,等待那熟悉的身影再次回到白蒙村。

    可是,谁也不会来,谁也不会再次出现。

    “哎……”史忘川深深叹了口气,他什么都不要了,无法者首领的身份也卸下,一切都交给其他年轻人了,现在江湖平静,无法之地覆灭,他难得留下来陪着她。

    可是……

    人生不就是这样吗,满足了一小件事,又会出现另一个小遗憾……

    “那我们就再生一个吧。”周姗姗死死盯着村口,恶狠狠道:“生了两个白眼狼,算老娘眼瞎!”

    “你只生了一个。”史忘川提醒道。

    “什么一个,李逃神就是我儿子,你有什么不乐意的吗?”

    “没有。”史忘川害怕。

    “是不是嫌我老?”

    “没有。”史忘川额头布汗。

    且不说周姗姗很漂亮,光她的一嗔一喜就不似两个孩子的妈。

    此时的她,花容月貌,风韵犹存,是绝美的。

    “你嫌我是猪。”周姗姗瞪着史忘川。

    “我没有。”

    “你嫌我会生,像猪。”

    “真没有。”史忘川汗颜,牵住周姗姗的手:“我们回家吧,再生一个,天要黑了。”

    “你当我是猪呀?说生就生。”

    “这……”史忘川真的败了,这不是你说要生的吗?

    但是,女人撒起娇来,那可是夺命的。

    他不说话,任她打骂。

    “真是让我们伤心,才离开没几天,就将我们忘了……”一道笑声在周姗姗身后传出,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女孩的声音:“妈妈,你干嘛呀,你不要我们了吗?”

    “……”

    周姗姗身子一颤,转过头来,看着一大一小两个儿女,泪如雨洒,激动地浑身颤抖。

    “傻丫头,妈妈怎么会不要你们了……”

    神妈走上前,狠狠地瞪了李逃神一眼,将一对儿女拥入了怀中。

    ------

    神妈很开心,李逃神利用大神通,在时空中旅行,陪她度过了一生。

    她不想去别的世界,她只想安安稳稳和自己丈夫,还有儿女过些柴米油盐的生活。

    她如愿了,这一生,李逃神都在白蒙村陪着她。

    他们一家四口,过了很快乐的乡间生活。

    再次从时空里跳出来,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

    周姗姗虽然转世了,但是有太阳神照顾她,无论她再任性,这辈子……乃至下下辈子,无数个轮回,她都能享尽荣华富贵,高枕无忧。

    在这个时空里,李逃神体会了另一件令他心脏撕裂的事情。

    他和凤凰如胶如漆了,可是……地球上的几个女孩却……

    到头来,叶孤芸一个人在地球……

    终生都没有嫁人!

    她倾世的芳华遭受全世界的女人嫉妒。

    也令男人们垂涎。

    所幸李逃神遗留在地球的势力护着她,否则有好几次她都要被歹人害了。

    这是插曲,无论如何,人都会老去。

    她容颜不在,却一直在等着一个人。

    那个人不会来,离她无比遥远;

    那个人见过她最不堪的一面,也是她最恨的男人。

    她在对方面前没脸没皮了,但在世人面前却依然是那个女王科技的领袖。

    全天下的男人都觊觎她,但是她只想做那个没羞没躁的女人,在他的怀中……

    值得庆幸的是,那只是在周姗姗人生中出现的事情。

    并不是真正发生在现实的。

    在那个世界里,周姗姗才是主角。

    叶孤芸只是沧海一粟,是不真实的。

    但是……她所表现在李逃神眼前的……却是她未来的生活轨迹。

    她在现实中,将会和周姗姗的世界一样,孤独终老。

    既然看到了这样的事情,李逃神怎么会让它发生?

    ----

    上班下班,两点一线,除了工作,叶孤芸没有任何日常生活。

    她只想上班,认真工作。

    因为这是他留下来的唯一东西。

    她必须要将这个公司打理好。

    或许有一天……他就回来了呢?

    现在离李逃神离开才过去半年。

    一切都没有变。

    除了无为盟在沈击浪手中变强大,除了女王科技压过全球化妆品巨头,一切依旧。

    江湖,已经是武林快递与无为盟的天下了。

    再也没有什么龙的传人这样的奇葩。

    老百姓依然忙碌着生活、娱乐、繁殖……

    而叶孤芸却仿佛遗世的明珠,与人格格不入,除了工作,她没有任何娱乐方式,别人追求她,都会被黎胖子赶跑。

    她只想工作,唯有工作。

    “早上5点飞摩纳哥,晚上8点和威廉公爵用餐,9点开始签合同,然后是明天早上6点的班机……总裁,这时间会不会太赶了?要不要让您休息多一点时间,改成8点的班机?”

    “不用了,”叶孤芸拿过秘书手里的行程表,低头看着,柳眉轻轻皱起,淡淡道:“晚上8点的饭局取消,改成签定合同,还有,明天6点的班机改成今晚9点,我要在8点30分的时候完全签约仪式,中午之前赶回阳光市。”

    “这……”秘书顿了顿:“这不好吧?威廉公爵可是欧洲联盟的重要人物,他指定要和您用餐的。”

    “叫他去死。”叶孤芸高傲的从员工面前经过,冷冷道了一声。

    “……”

    一句话,全公司的人都崇拜的看着她。

    自己这个老板太牛哔了。

    早就觉得她气质出众,在她还是秘书的时候,人们就觉得她充满了霸气,现在看看……多牛哔,让公爵去死。

    “您就不用休息吗?这样太操劳了吧?”小秘书是她的粉丝,咬着小嘴心痛道:“您都拼命工作了大半年了,好久都没有在床上躺过了。”

    “休息是留给死人的。”叶孤芸将日程表塞回给小秘书:“放心吧,你我都会死,这是这个世界上最公平的事情了。”

    “总裁——”小秘书叫了一声,只是,她声音突然止住,因为自己总裁朝一个男人走了过去。

    她可是从来没有和男人亲近过呢,可是看看……

    她在干嘛?

    只见……

    叶孤芸朝那挡在过道中央的男人走了过去,然后伸出修出玉指,捏了捏男人的脸,小脸失神,怔怔道:“在人家梦里出现就好了,为什么还在我清醒的时候影响我的心绪?这是幻觉——”

    突然,叶孤芸小手落在男人脸上,碰到了,她却身子急颤了起来。

    “想不想看你们总裁被打屁股?”李逃神笑着抓住她的手,转头对身边的员工问道。

    她们满脸震惊,然后激动的拼命点头——

    “啊!”

    话没说完,叶孤芸挺翘的臀部就被一只大手抚了上去,“啪”的一声,无比响亮清脆,这就是打总裁屁股的声音!

    那个冷若冰霜,无比骄傲的女子,就这样不堪受辱的朝地上倒了下去,身子狂颤,泪水急流,看得员工们心都碎了。

    李逃神怎能让她落地,急忙一个标准的芭蕾舞结束动作,将她搂入了怀中。

    “想不想看你们总裁和人亲嘴?”

    “……”员工想看的,但是她们不敢说。

    但是……

    仔细看看女总裁脸上那娇羞明媚的神色,那小娘子的模样,粉脸桃腮,勾人的眸子……再结合她平时生人勿进的神色……她们又拼命的点头了。

    “唔!”

    其实也不用她们点头,因为男人已经将嘴唇与那红润的小唇瓣贴在了一起。

    还是那个感觉,软绵绵的,知道了她的选择之后,夹带着一种令人无比怜惜的感觉,更加有滋味了,就像刚刚盛开的花蕊儿,香喷喷,透露着清新甜腻。

    “天呐……”不敢相信,那冷艳孤傲的女总裁竟然跟人在接吻!!!

    而且还露出害羞的神色!

    刚刚她才显露了一番自己的霸气,但是一眨眼……

    她就被人拉落了神坛,如同一个正常女子一样,在男人怀里低吟着。

    像只温顺的小猫,无比撩人心扉。

    “想不想看你们总裁和我啪啪啪——”

    “啊!!”全公司惊叫。

    但是,打断李逃神的却不说他们,而是女子轻轻的一句话。

    “你敢吗?”她春情浮腮,眼神迷离的看着男人,小嘴轻启着,微微的喘着气。

    她高傲挺拔的小山峰急骤起伏着,显然是刚刚男人对她的“羞辱”令她不堪了,不卖弄风骚,但是却一举一动都在勾人心魄。

    “我怎么不敢?”李逃神邪邪一笑,不去看叶孤芸眼里闪过的一丝激动、惊喜、与紧张……大手一挥,对着全公司的员工道:“今天所有人放假半个月,你们可以去旅游,去干嘛都行,所有开销公司包了。”

    “看着我干嘛?”李逃神眼神一冷:“难道你们还真想看我们表演动作大戏呀?”

    她们拼命点头。

    “滚,否则刚才说的话作废!”

    “哇!”

    全场一哄而散,虽然很想看他们表演,但是她们清楚,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她们走了,带着绝对的惊喜走了。

    她们知道男人是谁,这个公司最传奇的男人,实际的掌权者,也是自己总裁的心魔。

    他说的话就是圣旨,自己可以旅游了,只是遗憾没戏可看。

    “李逃神……你,你真的要?”

    公司瞬间一个人不剩,墙上的监控也被这男人大手一挥全部毁掉了。

    他的眼神很可怕,可怕的令她害怕。

    她害怕……对方又走了。

    “你这个女人真是调皮。”李逃神将她按在过道的办公桌前,贴着她柔美滑腻的背肌,挨着她挺翘的臀部,轻笑道:“不是你让我这样做的吗?”

    “我,我……”叶孤芸不敢相信,张着小嘴说:“我是让你所有人面前做,你将她们赶走了,这是在作弊,你就是个懦夫,害怕承担责任,你就是不敢让人知道你占有了我!”

    “你傻呀,有了刚从那一幕,全公司谁不知道你是我的女人?而且我让她们离开,我们孤男寡女在公司还能干什么?只是你竟然想让人看这个……看来你这小妮子比我想象中更坏呀!”

    “啊呀!”突然,叶孤芸叫了一声,回头死死盯着李逃神,脸色血红无比:“你别乱戳我,将你的东西拿走。”

    “好,我将它变不见给你看。”

    “怎,怎么变呀?”叶孤芸身子急颤,紧张道。

    “这样变。”嘭地一声,女人裤子化成了灰烬,男人低吼着,朝她压去,给她变了一个魔术。

    “啊,好痛……这不是在做梦,这竟然是真的!!呜呜……李逃神你这个坏人,你不要再抛下我了……我是你的女人了……”

    女子豆大的泪珠儿滚滚而落,从今天开始,她就不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了。

    而她的眼泪,一点也不像眼泪……

    ----

    一切尘埃落定,叶孤芸办公室里,两人紧紧相拥,他们透过窗户,看着城市的车水马龙,尽力的享受着彼此。

    “你是不是要走了?”非常的不真实,叶孤芸有一种满足到极致的害怕。

    她总觉得男人似乎要离开她了,真的不要她了,这一次,他可能走了就不回来了。

    “你也跟我一起。”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李逃神不容置疑道。

    “去哪呀?”叶孤芸有些激动的拽住他的手,满脸紧张,此刻,她的心是无比狂跳的,简直要从心口里蹦出来似的。

    “你想去哪,就去哪。”

    “可以去异世界吗?火星外太空可以去吗?可以带我去看看大禹治水吗——我的天呐!!”话没说完,叶孤芸就指着漆黑的星空,对着那红色的球体问道:“这是哪呀?”

    “火星啊。”李逃神捏着她小脸,笑道。

    “啊啊,火星吗?”女人满脸小星星,如同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女,激动的抱着李逃神狂亲。

    “这些年……辛苦你了。”李逃神知道,她这辈子都在忙活女王科技的事情,将他的事业做得最好,哪怕他不在自己的世界,也无怨无悔。

    “突然说这个干什么呀?”女人神色微变,有些痴痴的看着男人。

    “你就是个傻丫头。”李逃神捧着她的小脸,心中柔情万千,温柔道:“接下来还想去哪?”

    “去看大禹治水。”叶孤芸小脸红润,可爱无比的看着他。

    骄傲无敌的女人吗?

    她哪里像呀,此刻的她,根本就是一个堕入爱河的小女生。

    “好,我们去看。”虽然重回历史有点难,但对自己女人,太阳神都是宠着的。

    没过片刻,他们就出现在了远古时期。

    她想看什么,自己都答应他了。

    -----

    “还想去哪?”许多天后,李逃神又问。

    “嗯……”想了想,女人手指点着男人胸口,娇声道:“去你心里面。”

    “好。”

    ----

    接着,他们来到了凤凰山,去到了太阳宫。

    因为李逃神的心,就在这里。

    叶孤芸玩的很开心,暂时满足的将李逃神赶走了。

    后来,李逃神又回去了地球,将黎胖子他们安顿好,去到凤凰山,看着那个红衣的女子。

    “坏人。”凤凰抱膝坐在树下,回头对着她娇嗔了一句:“不去找你的叶姐姐……来这里干嘛?我可受不了你,你别再折腾我了。”

    “啊!”

    凤凰突然一声惊叫,身子顿时落入了男人怀里,被他死死抱住了。

    “怎么又不说话啦?”李逃神看着怀里丽人,笑道。

    “嗯……”凤凰呻吟一声,舒服的叹气,撒娇道:“你抱着我就不想说话了。”

    “嘿嘿,妖精。”李逃神点了一下她的小鼻子。

    “哼,”女人不满嗔了一句:“我可是你的师傅呢!”

    “是,师傅!可是,那又如何,不还是被我拐到了床上?”

    “是你爬上来的!”凤凰羞涩的藏在他怀中,撅嘴道:“坏人,爬人家床!”

    “你要不喜欢我不爬了。”

    “不爬你要去哪?”凤凰气鼓鼓道:“回去你的太阳宫,别来找我!”

    “哟,生气了?”李逃神好笑不已,她也是恁可爱的。

    “哼,不理你。”

    ----

    树下,藏在男人怀里的女人抬起,忽然喊了一声:“李逃神……”

    “怎么了?”

    “你去……看一下惜月仙子吧?”

    “好。”李逃神没有丝毫矜持,也不想再矜持了。

    “就知道你心里想着她。”凤凰撅着小嘴,一副看透你的表情。

    “知我者,师傅也。”李逃神狗腿道。

    “嘻嘻。”听到这句话,凤凰只觉得心中无比甜蜜。

    他们有无尽的岁月,他是太阳神,那么厉害的人,她才不会怪他那么多女人呢。

    这老男人憋了几千年,也恁令人心痛的。

    ----

    惜月宫无比巨大,可是,这里却只有一个人。

    李逃神活了几千年,或者几十万年。

    他从来没有来过这里。

    惜月陪了他一千年,他从来没有来过她家。

    他在这里找了许多天,将整个惜月宫都翻了个遍,才在后山落日亭找到这个女人。

    看着亭子那三个大字,李逃神皱起了眉头,似乎看出了什么。

    “名字不错吧?”女子回头看着他,神色难掩激动,一千年了,他可曾主动找过自己?

    此时看到他出现在自己仙宫,她压抑着激动,尽量不让自己失态。

    “是什么意思?”

    “你是天上那一轮烈阳,我这里叫落日亭……这意思你还不懂么?”惜月抚着胸口,似乎有些承受不住等下说的话,低声道:“我就不解释了……你不喜欢听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她说不下去了,她不敢再听对方的拒绝,她怕自己承受不住。

    他不喜欢听她的绵绵情意。

    “你说,我听着。”

    “你真的要听?”惜月声音微颤道,死死盯着这个男人。

    “说吧。”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希望有一天,你会来这里找我,就像名字说的……落日,你是太阳神,你愿意为我降落么?”惜月紧张无比,痴痴看着他。

    “我这不是来了?”李逃神问道。

    “你是来了,我……我也很欢喜,可是……你来了又如何?”她紧咬贝齿,眼眸儿从始至终都在他身上停着。

    “……”李逃神沉默了。

    如果说凤凰是他的羁绊,那么惜月则是他的心魔。

    如果说要讲他最对不起谁……那就只能是这个女孩了。

    “干嘛!”看到他突然朝自己走来,惜月身子微颤,往后退了一步。

    “把你手给我。”李逃神看着她说。

    “干嘛啊!”惜月无比害怕,她真的慌了,这是要干嘛呀?她根本就没想过这种事情,他要牵我的手?

    他可曾牵过我的手,一千年,哪怕是他教我功法的时候,也是借由一根树枝跟我接触的。

    “把手给我。”李逃神不想再重复第三遍。

    其实不知为什么,他也有些紧张。

    虽然知道这个女人喜欢自己,但是她可是惜月仙子了,那个陪了他一千年的老朋友。

    实在是太熟悉了,有些厚啊……这层纸。

    “你要干嘛呀!”

    李逃神:……

    ----

    这一“干嘛”,就是僵持了三天。

    两人都是怪物,这三天对他们来说只是弹指间,他们还在进行着“干嘛呀干嘛呀”的对话。

    “你干嘛呀!”看到他不动了,惜月不敢离去,呆呆的看着他。

    “你该不会练功出什么岔子了吧?”看到李逃神一动不动,她慌了,急忙朝他走了过来。

    香风扑鼻,李逃神瞬间清醒,然后大手一搂,将她柔软的腰肢环住了。

    “你!”惜月满脸震惊,仿佛被定身了一样,紧张的看着李逃神。

    “原来这就是抱着你的感觉。”李逃神喃喃道。

    她身上很香,饰品很多,有香囊,也有点珠黑月光的耳环坠子。

    她的眉眼很好看,秀目黛眉,波光转盼的眸子如一轮弯月,就像她的名字一样动人。

    惜月仙子惜月仙子……

    如此优秀受三界敬仰的女孩,自己竟然让她受了那么多年的相思之苦。

    “你脸红了。”李逃神怔怔看着她,修长手指抚上她粉嫩的脸蛋,声音沙哑道。

    “你怎么就……就抱住我了呢?”惜月完全魂不守舍,像个痴儿一样躺在他怀中。

    “你的嘴唇……”想了许久,李逃神道:“好水润……”

    “你——唔!!”惜月瞪大了眼,这还是发乎情止于礼吗?

    这都亲上了。

    哪怕是在她无尽的岁月了,她也没想过这件事情。

    跟太阳神亲吻?

    她最多只是想想被他拖着小手,有时候可能并肩站在月下,他会将自己拥入怀里,那这样再好不过了。

    可是亲嘴……

    这太羞人了吧?

    他的唇很霸道,软绵绵的,很好……很好亲……

    怪不得他的笑容那么令我着迷了,就是因为他的嘴唇……好霸道呀……

    “惜月……”李逃神喊她的名字。

    “嗯,嗯,叫人家做什么?”仙子声若蚊蝇道,她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嘛,回他一句,唇上的感觉更强烈了,这……就是亲嘴么?

    他不是太阳神吗,为什么嘴唇还有雷电的元素?

    他突破了么?领悟了雷电的法则?

    惜月真心替他高兴呢。

    “将你的舌头伸出来。”

    “啊?!”惜月震惊了。

    什么叫伸舌头?

    “伸舌头干什么?我没有藏着什么法宝在嘴里,我又不是合欢宫的那些杀手。”

    李逃神:……

    这女人,怎么就这么可爱呢。

    好吧,李逃神也不强求她了,捧住她的小脸,将她再次盯了三天。

    这三天,他们互相用嘴唇狂甩彼此,知道她明白自己在干嘛,李逃神才对着她说:“惜月……”

    “作甚?”

    “我之前欠你的,现在就还给你,从今天开始,我将陪你百世!”

    “你,你……”女孩身子急颤,抬头看着对面的男人,激动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要和你生孩子。”

    轰隆隆!

    噼啪。

    整座惜月宫都震了起来。

    她明白了,怪不得他要亲自己了,原来他想和我生孩子……

    伸舌头什么的意思她不懂,但是生孩子她可是知道的。

    “你知道怎么生孩子吗?”李逃神问。

    “你,你又不抱着我,怎么生?”咬紧嘴唇,惜月脑里刮起了大风暴,外面的天空都因为她变得暴乱了起来,显然她此时的情绪并没有表面那么平静。

    “惜月……”李逃神抱住她了,又喊了一声。

    “做什么呀?”惜月一直绷着身子,觉得自己回到了刚遇见他的时候,那时候的她,跟此刻一样紧张。

    “没,就想叫叫你。”

    “嗯。”

    这样一抱,又是三天。

    “你不用回家吗?”三天后,趴在他胸口的女孩问道。

    “不回。”李逃神道:“我此刻和你处在另一个时空,现在外面一盏茶的时间都没过。”

    “你不回家怎么行呢?”此时,女孩依然处在恍恍惚惚中,她不应该如此不堪,她是惜月仙子,等她缓过来,她会想起自己是多么“恨”这个男人。

    “我就不回家。”李逃神嚣张道。

    “你不回家在我这里干嘛呀?”

    “想和你做坏事。”

    “做什么坏事呀?”惜月天真道。

    “生孩子呀。”

    “怎么生?”

    “以往很熟练,但是对你……无从下手。”李逃神实话实说。

    他现在就像一个初哥,守着这个老朋友,有点害羞了。

    这可是惜月仙子,她身上那件薄薄的衣裳可是神甲榜上排名第二的“月魂仙衣”,怎么脱呀?

    你说不脱衣服直接上?

    禽兽,李逃神只能说你是禽兽。

    但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你意思……是让我在你面前脱衣服?”

    “你会吗?”李逃神紧张道。

    “你想我脱吗?”女孩脸色有些红了,低头,羞涩道。

    “想。”

    “可是会不会太快了?才刚抱在一起就……”

    “快?”李逃神翻了个白眼:“我都等了一千年了。”

    “你!”惜月大惊,“一千年前你就想脱我衣服?”

    李逃神:……

    “到底脱不脱,别废话。”李逃神恼了,现在他的心思又活跃了。

    “你说陪我百世是什么意思?”

    “就是和你永远在一起,生很多很多个孩子,然后长大,老去,体会人世间的七情六欲柴米油盐。”

    “那我们走了?”惜月喜滋滋看着他,美眸儿一眨一眨,无比激动。

    因为男人说的,就是她的梦。

    她恼他这么迟再说,所以她不会轻易脱掉自己的仙衣。

    这点,她跟现代女性同步。

    在她那个世界,男人将女人骗上床了,也会冷落对方。

    “等等。”突然,李逃神喊住了她。

    “又做甚?”女孩回头,疑惑道。

    “这一世我们都二十好几了,先做了正事吧,下一世,我们再青梅竹马,谈情说爱,从小的做起。”

    “你什么意思?”惜月有个不好的预感。

    “我身上的是魔神战甲,排名神甲榜第一,可以变换任何形态,用来换你的月魂仙衣可以吗?”

    “你要来做什么?”惜月道:“我的仙衣可以不能像你的战甲一样,可以随意转换形态,你要了也没用。”

    “我就问你换不换。”李逃神将衣服脱掉,用这件三千世界无比觊觎的战甲,诱惑她。

    嗯,都说是三千世界都觊觎的战甲了。

    这件衣服,惜月是想要的。

    他不去看男人脱得越来越少的衣服,小手搭上了腰带,轻轻一拉,那逶迤拖地的仙衣就这样从她身上滑落了下来。

    她的玉肩仿佛如丝绸一样滑腻,衣服不堪受辱的掉落在地,露出她穿在身上的素白里衣。

    再拆开……下面就是肚兜了。

    果然是!

    李逃神拆开开了,嫩黄色的小肚兜化成一抹流光,往空中飞了上去。

    惜月惊呼一声,羊入虎口。

    她此时才知道……

    如此荒唐的骗人方式,竟然出自太阳神口中。

    他竟然说跟自己换装备……骗她脱了衣服。

    但是……除了羞涩,为什么她没有一丝生气呢?

    终于……在一起了。

    惜月陪李逃神过了生生世世。

    如他所说的,他们从小时候的青梅竹马,再到少年时期的纯纯爱恋,偷吃禁果,所有事情都尝了个遍。

    她想永远和他在一起,百世都不嫌多,可是……

    她只能坚持三次轮回了,因为一个人,她实在吃不消。

    太阳神这个老男人真的憋太久了。

    没人受得了他。

    就像开始的……凤凰很腻着他,但是最后也是将他赶回了太阳宫。

    好吧,李逃神又带着惜月回到太阳宫了。

    接着,他用大神通,陪所有女生一个个的去体验了生活。

    外面一盏茶,却是他们的一生。

    李逃神陪魏蔓在神国玩,又去地球将张书琪还有宋焰萧花椒林舞等人都带了过来。

    重要的……他陪着秦紫玉在地球过了好几个轮回。

    他们就住在黑龙湖了。

    他陪了很多女人,尝遍了各种恋爱的滋味。

    以下排名不分先后:

    静静,叶孤芸,凤凰,惜月,杨知雪,魏蔓,赢儿,宋焰,李宝宝,张书琪,萧花椒,林舞,柳即墨,秦紫玉……

    各有千秋,都是他的宝贝。

    原本李逃神是陪着她们一个个体会生活的。

    但是……

    最后她们都受不住太阳神这个老男人了。

    从1V1变成了李逃神带着众女……在现实中没羞没躁的生活了下去。

    PS:好聚好散,有缘再见。

    (本章完)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最新章节 下一章 推荐本书

最新推荐:永恒圣王 会穿越的外交官 最强神话帝皇 龙组兵王 我和大圣是兄弟 长生九万年 八荒斗神 破欲星空 吾父为剑 绝品全能兵王 惊悚直播间 天启默示录之东鳞西爪 斗破天朝 猴住神格 透视神医在花都 大圣乐师 都市透视狂医 大鹏赋 乡村小仙农 绝品美女赖上我 傲古帝尊 蟒事 超强微信系统 网游之最强传说 天命相师 夜幕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