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在大笔趣

大笔趣 > 其他小说 > 综漫之电子歌姬异闻录 > 第41章 她们的战斗 (完)

第41章 她们的战斗 (完)

作者:茨木文刀我要报错

最新推荐:变身绝色女妖 烽皇 一剑飞仙 天醒之路 斗战狂潮 我是至尊 圣墟 剑来 道君 龙符 龙王传说 炉石卡牌传说 重生之冠位暗杀者 婚色撩人:总裁缠不休 暗黑系暖婚 四国演义系统 变身之九尾狐仙 贫穷限制了我的力量 你暴露了 三国之卦帝刘封 谋明天下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最新章节 下一章 推荐本书
    “投降吧,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还带着火药味的烟尘之中,露夫人的亲卫队也跟在三人后面鱼贯而入,然后纷纷将手里的弩箭对准了大厅中的两人。

    “我还以为是谁呢,果然是你啊露夫人,我从以前开始就觉得你有问题了。”

    看到露夫人居然也在领头的人之中,咸鱼优居然露出了一副了然于心的表情。但从他一边说话一边继续往椅子后面缩的动作就能看出他这话说的确实没有多少底气。

    “是吗,我自认为自己伪装的还是挺好的,如果你真的察觉到我有问题,那就应该让你的亲卫队都守在这里,而不是全都放出去。”

    “你以为我不想吗!如果不是因为那个女人的话!”

    露夫人的回答显然是戳到了他的痛处,咸鱼优甚至说不出话来反驳她,只能用恶毒的眼神盯着结月缘看,露夫人也注意到了他的视线,疑惑的看向了身边的结月缘。

    “你们见过了?怎么他一副和你有深仇大恨的样子?”

    “唉?我也没做什么啊,只是让他火冒三丈(物理)了一下而已。”

    “是这样吗?算了,你们之间的恩怨以后再说....咸鱼优,你现在投降还来得及,我们还会给你一个受到公正审判的机会。”

    露夫人虽然对到底发生了什么感到疑惑,但还是决定先不追问,转而像咸鱼优下达了最后通牒。

    可咸鱼优似乎并吃她这一套,听了她的话之后露出了一脸不屑的笑容,故作神秘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到:

    “你们真的以为我会什么准备都没有就待在这里被你们抓走吗?”

    说完,他伸出了一只手,轻轻的打了个响指——

    “.........”

    当所有人都以为咸鱼优要做些什么事而警惕起来全神贯注的时候,事情却好像出了点偏差。

    在咸鱼优打出这个响指之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他脸上的表情也从一脸诡计得逞的样子开始慢慢变化,转而变成了疑惑。

    “嗯?不对吗?我记得就是这样的啊?”

    说完他又连着打了好几个响指,但似乎还是没有任何事情发生。正当众人都以为他在搞笑而准备放下心来的时候,大厅的角落里响起了一声十分熟悉的叹息声。

    没等结月缘认出这是谁的声音,她就看到站那默默在角落的舞娘抬起了手,打了个响指——

    紧接着便是强烈的震动感从脚下传来。就仿佛她这个响指唤来了地震一样,但事实上,她唤醒的东西比地震要麻烦得多。

    “看上面!”

    亲卫队其中的一人似乎像是发现了什么,向着旁边的人高喊出声,顺着他指的方向,其他也一起都抬头向上看,然后就看到了令他们震惊的一幕。

    大厅中央那4个高大的雕像此时正违反常理的在活动起来,仿佛要挣脱束缚一样正从台座上跳下来。

    “这怎么可能!”

    亲卫队的许多人都在这个时候因为这突然的异变所震惊,但见多识广的缘却做出了截然不同的决定,活动起来的雕像,骚动的人群,对友人的担忧,以及因为药物作用而在体内奔涌的热血,在这一刻绷断了了她那名为理智的弦,驱动着她的双脚向前踏出。

    “擒贼先擒王!大家跟我上啊!”

    嘴里一边喊着和其他人反应截然不同的口号,少女向前冲了出去,她的动作果断而又迅速,以致于露夫人和12虽然想伸手拉住她,却连她的衣角都没能抓住。

    此时热血似乎已经完全涌入了缘的大脑,让她几乎舍弃了思考,赤手空拳就冲向了位于大厅里侧的咸鱼优。咸鱼优似乎被她那猪突猛进的气势所吓倒,虽然对方看起来只是个柔弱的少女,但他的脸上还是不受控制的露出了惊慌的表情。

    十步,八步,五步——

    随着脚步的前进,咸鱼优的身影在缘的眼中也越来越清晰,只要再向前几步她就能伸手触碰到他,而咸鱼优先前表现出来的所作所为充分说明了他确实是字面意思上的手无缚鸡之力,完全无法构成威胁。所以缘也没有把他放在心上,但就在她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再一次抓住咸鱼优的时候,突然她本能的感觉到了一股激寒,下意识的将视线扭到一旁,然后便看到了在视野中急速放大的环刃——

    嘶————————

    “!?”

    “什.....”

    即使脸上还带着面纱,但缘还是从舞娘的眼神中看到了惊讶的神色,当然她自己的表情也好不到哪去,刚刚那个瞬间她因为无法躲开攻击而下意识闭上了双眼,但手上突然传来的冲击力让她又睁开了眼睛,随后便看到了一个东西正被自己握在手上,并且挡住了来自舞娘那致命的一击,而那东西居然是——一根钓着胡萝卜的钓竿?

    震惊和身影交错都只在一瞬间,缘来不及思考这根一度被自己遗忘了的钓竿之前到底在哪里,为什么会在这个瞬间出现在自己的手上。一开始攻击虽然被挡住了,但是舞娘的攻势才刚刚开始,然后缘就体会到了之前MIKE和她战斗的感觉。

    好快好快好快好快——

    舞娘的动作就像是在跳舞一样,一边环绕着缘移动,一边旋转扭动着身姿,也许在其他人的视角看来是非常美妙的舞姿,缘却无法去分出一丝一毫的精力去欣赏了,对方的手臂的每一次摆动都是致命的攻击。

    环刃的轨迹和角度和舞娘舞动的身姿一样捉摸不透且无比迅速,缘甚至没法用眼睛看清她的动作,只能拼尽全力的旋转着身体尽可能的让对方不离开直击的视野。而身体几乎完全不受她的控制,全靠条件反射的运动来闪避和招架,也许是药物的特殊作用,或者是手中那根奇异的钓竿的帮助,她居然硬生生的在舞娘的攻击下支撑了下来。

    但是就连MIKE都难以在这位神秘的舞娘面前占到上风,更别提完全是战斗菜鸟的缘了,无论她再怎么拼命闪避和抵挡对方的攻击,那灵巧而锋利的环刃总能从一些诡异的角度找到空挡,再她的身体是上添增一道浅浅的伤痕。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脑袋因为充血已经除了接受痛感以外无法思考任何事情,剧烈的运动和受伤的缘故让她流出了很多汗,但这些汗刚出现就因为她那变得灼热的体温蒸发而成了一丝丝蒸汽,心脏更是像是要爆炸了一样疯狂跳动,催动着血液在血管里奔流来支持她完全超出极限的动作。

    这样下去会死!

    脑子里刚冒出这个念头,握着钓竿的手臂就被狠狠地划伤了一刀,血液从伤口中飞溅而出,强烈的痛感也让她的动作为之一滞。而舞娘自然是抓住了她的机会,在缘反应过来之前就一脚狠狠的踹在了她的小腹上,超乎常人的力量直接把缘踹飞到了大厅中央。

    “啊啊啊!!!”

    这一击终于将她从对方那暴雨般猛烈的攻势中解放出来,不停积累的痛感在摔到地上的同时化作了一声欺凌的惨叫释放了出来。而这声惨叫也仿佛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之前因为求生本能爆发出的潜力和肾上腺素在这一瞬间如同潮水般褪去,让她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只能躺在地上用模糊的视线望向自己的身后的伙伴们所在的方向。

    但那并不是什么让人高兴的场面,虽然只接触了两次,但也能看出露夫人的亲卫队是非常精锐的队伍,对付一般人根本不成问题,可是他们这一次的对手并不是人类。

    无论是弩箭还是剑刃,在完全由金属打造的巨大雕像面前都没有任何作用,那些试图攻击的亲卫队都被雕像像是玩具一样砸翻、打飞,就像是被人收割的韭菜一样,而剩下的人正在簇拥着把露夫人和12在往房间外面推,但是他们似乎并不想离开,嘴里还在喊着些什么,也许是因为自己还躺在地上吧。但是亲卫队的人就像没有听见一样还是强行把他们拉出去了。

    “也是呢.....”

    无论是露夫人还是12对这个国家而言应该都是非常重要的人,不可能为了自己这样来路不明的人身处险境。缘也并没有责怪他们的意思,会变成这样也是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

    即使倒在地上无法动弹,但心脏依然剧烈的跳动,导致血液从浑身上下的伤口止不住的涌而出,让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被戳破了的水球一样,和血液一起迅速流失还有体温,身体不再感到灼热,被一时驱散的刺骨寒冷再次笼罩了她的全身。

    可能是药效已经渐渐地褪去了,冷静重新回归到了她的大脑里。同样回归到她脑子里的还有恐惧。对战斗的恐惧、对被抛弃的恐惧、还有——对死的恐惧。

    之前虽然也经历过数次战斗,但每一次战斗她都只是作为旁观者,偶尔出出主意,却几乎没有亲自动过手。几乎所有的战斗都因为PI那压倒性的战斗力而变得无比轻松,直到之前在PI突然决定不再帮助他们之后。自己立刻就陷入了身中剧毒随时可能丢掉性命的绝境之中,而现在甚至会自己在毒发之前先失血而死吧。

    “.......”

    伴随着露夫人的近卫队撤出房间外之后,领主大厅再次变得安静起来,只有一个脚步声缓缓地在向缘靠近。没让她多等,舞娘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她模糊的视线中,而她手上的环刃还滴着血液——缘的血液。

    已经不行了,这次不会再有人来救自己了。

    舞娘依然沉默寡言,没有对躺在血泊中的缘说任何一句话,只是默默地举起了手中的环刃,抬到了她的脖颈上方,随时都可能一刀让她的脖颈被斩成两段。

    即使身体已经完全动不了,心中也已经绝望了,但是,即使如此,缘还是没有闭上眼睛,默默地接受自己的命运........

    ..........果然还是不甘心

    ..........果然还是不想死

    ..........莫名其妙的来到这个地方,莫名其妙的被僵尸追杀,莫名其妙的遇到了一些人,莫名其妙的成为了朋友,莫名其妙的踏上了旅途,做了许多莫名其妙的事情,而现在,就要这样莫名其妙的死在这里了........

    ...........这种结局.........

    我不接受!

    在思考飞逝的时候,求生渴望在绝望中萌芽,已经变得缓慢的心脏又再次跳动起来,将身体里最后的一滴血也变成力量,让身体动起来,让嘴巴张开,艰难的吐露出自己想要说出的话语。

    “....我...不想死..”

    而少女最后说出的话语在旁人看来就是一条毫无意义的遗言,舞娘的神色没有变化,紫色的瞳孔中已经看不出任何表情,但手中的环刃却无声的挥下,将缘的脖颈干脆的切断。

    ——正当她想要这么干的时候。

    “轰!!!!”

    响彻天际的巨响穿透了漫长的距离,冲过了墙壁的阻拦响彻在了一片死寂的大厅里,就连房间里的窗子也因为这巨响的冲击而冒出了裂痕,而舞娘的手也因为这声巨响停了下来。

    “怎么了怎么了?又发生什么事了?!”

    刚打算过来看看缘是不是已经死透了的咸鱼优才刚刚露出一个头又被这一声巨响给吓得缩了回去,一脸惊慌的左右环顾。

    “.....?”

    舞娘也同样看了看周围,而那巨响就像是幻觉一样,只是响了一声,却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于是她重新看向躺在地上的缘,将环刃高高举起,然后向着缘的脖颈切下——

    崩——

    就在她的手挥下的瞬间,突然传来了巨大的震动,坚固无比的墙壁和天花板猛地塌陷,瞬间将缘的意识吞没进了黑暗之中。

    “.......”

    不知过了多久,她的意识渐渐恢复了,她努力的睁开眼睛,却看到了不可思议的景象:

    领主大厅大半的部分都已经消失不见,变成了半露天的废墟,旁边燃烧的建筑让她能够清晰的看到身边的景物,而就在她的身侧,是一个庞大的漆黑身躯,那鳞片与双翼,显然是她曾经见过的东西——末影龙。

    “....?!”

    末影龙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房子塌了?其他人都怎么样了?

    疑惑顿时充斥了她的脑子,但当她环顾四周的时候,却发现了咸鱼优和舞娘此时正在墙壁已经崩塌的大厅一角,而在他们身边,那匹有着双翼的黑马正整装待发,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显然他们又想要离开了。

    必须阻止他们......心中这么想着的结月缘发现自己居然神奇的恢复了一点力气,足够让她勉强站起来,而那根钓竿此时正在她的手边,奇迹般的没有被崩塌的天花板埋住。

    也许是以为自己已经必死无疑了,那两人并没有注意到缘这边,这也让她得以恍恍惚惚的支撑着自己站起来,随着药效褪去,身上伤口出血的量似乎也小了很多,她的每个动作都会因为引动身上的伤口而让自己感到无比疼痛,但现在她却有些感谢这疼痛感,可以让自己的精神保持清晰,而不至于一个踉跄就倒在地上。

    就在缘终于站起来的时候,咸鱼优和舞娘已经骑上了黑马,黑马嘶吼了一声,向前奔跑了两步便一跃飞上了夜空之中,但是——

    “.....别想跑!!”

    拼劲身体里最后的力气,缘猛地把挂在钓竿上的那根萝卜给咬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的鱼钩,然后将钓竿猛地一甩!

    “可恶!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黑马上的咸鱼优还刚想抱怨点什么,忽然感觉到一股拉力从身后传来,然后便发现了一个大号的鱼钩正不偏不倚挂在自己玩偶服的鱼嘴上,而鱼线的另一头,则是站在地上浑身被鲜血染红的紫发少女。

    “你怎么还没死啊!”

    飞翔的黑马并没有因为咸鱼优的话而停下,本就不长的鱼线转瞬间就被绷直了,从钓竿上猛地传来的拉力让缘站立不稳,被拖着向前走了几步就被绊了一下,整个人向前倒了下去。

    “糟......”

    正当她感觉要完的时候,忽然从背后伸出了两只手,盖在了她握在鱼竿的手上。瞬间,不管是鱼竿上传来的拉力还是身体要倒下的动作都瞬间停止了,更有甚者,这双手就这么硬生生的把被拉出去的鱼竿猛地扯了回来,而缘也顺势倒在了那个人的怀里,她把头仰起,看到的是一张熟悉而陌生的面孔:

    妖异的血红色双瞳,有一小部分变得焦黑甚至还燃着火苗的奇异的粉色头发,以及那张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懒得动一下的淡定脸.......在缘的记忆中,只有一个人能对的上这种神奇的搭配。

    “.........PI?”

    “啊啊啊啊啊!!!!”

    比起缘,钓竿另一方的咸鱼优可要凄惨的多,PI那一下突然发力把他像是湖中吊起的鱼一样硬生生的从黑马的背上扯了下来,虽然他伸手想要抓住前面的舞娘,却为时已晚,只是抓住了她的面纱。而那轻薄的面纱不可能承受的了PI的力量,就这么被他一下扯了下来。

    “什.....”

    而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也让舞娘措手不及,她回过头去,却看到了那趴在废墟中的末影龙再次动了起来,将头猛地抬起,然后对准半空中正在下坠的咸鱼优一口咬了过去。

    咸鱼优甚至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已经被末影龙整个咬住了,取而代之的是血肉和骨头被巨力和尖牙碾碎和折断的恐怖声音,就连突然出现的PI都因此愣住了。

    说好的BOSS,最有可能暗杀国王的嫌疑人,就这样连遗言都没说就死了?

    但是没等缘和PI思考,空中的黑马就猛地向两个人撞了过来,PI只能带着缘一旁闪开,但他却被从黑马上跳下来的舞娘一脚踢开,怀里的缘也倒在了地上。

    “为什么要妨碍我!!!”

    缘才刚刚摔在地上,还没抬起头来,就听到了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接着就感觉到一双手掐到了她的脖子上。

    她反射性的张开眼睛,随后便看到了对方的面庞,但那熟悉的面庞却让她整个人受到了巨大的冲击,甚至都忘记了挣扎。

    此时骑在她的身上,双手掐住了她的脖子的那位穿着如同舞娘的少女,有着一头淡紫色的短发,两束前发垂在脸庞,而她如同紫水晶一样的瞳孔中正充斥着怒火,脸上的表情虽然狰狞,却难以掩盖那面庞的可爱。而这张可爱的脸,缘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因为,那就是她的脸。

    “.........?!”

    虽然肤色和胸围有些不同,但是毫无疑问,此时骑在自己身上意图杀死自己的舞娘,有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容颜,甚至就连声音也没有丝毫差别,仿佛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我要杀我?开什么玩笑?!

    最开始是疑惑,但当自己再一次对方和自己长得一摸一样,声音也一模一样之后,缘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人开了个极其恶劣的玩笑一样,不满的心情充满了她的心中,于是她便开始拼命的挣扎。

    但多次的透支身体在这个时候终于达到了极限,无论她再怎么想用力,都没有办法抬起一根手指,甚至连嘴巴也张不开,只能默默地被对方掐的喘不过气来。

    ....遭了...这次搞不好真的要完....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同样在流逝的还有缘的生命,没过多久,她的意识就开始变得模糊,视线也慢慢变得暗淡下来,甚至连周围的声音也听不到了。

    就在她的意识和视线都即将陷入完全的黑暗之中时,忽然脖子上的力道一松,她就之瞥见了被打飞出去的舞娘,和一拳打飞她之后和她缠斗在一起的PI,两人的嘴巴都在动着,似乎在互相说着什么,但是自己只能隐约感受到有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却连一个音节都听不到。

    而这样的画面没有持续几秒钟,缘的体力和精神都完到达了极限,随后,她的意识沉入了无边的黑暗中。

    什么都没有黑暗中,只有声音,不知是谁,来只何方的无比遥远的声音,会在黑暗中响起。

    “怎么......伤....医生...”

    “....毒.....三天......”

    “....海拉尔....传说..”

    “...这里面怎么会有个人......”

    “...一定要活下来啊....”

    之后就再也听不到声音了。只剩下了缓缓沉入水中的奇异感觉,在水中,缓缓地下沉.下沉.下沉...........

    最后,在什么都没有的黑暗中,出现了一个洞。

    第一卷——完!

    未完待续

    时隔一年,还是两年?总算是完成了计划中的第一卷,也终于突破了十万字,在这里要说感慨也没什么感慨,但还是要感谢一下每一位愿意来看我这本书的人,而在这之后故事将进入全新的章节,标题里的综漫要素也终于要出现了。缘在这之后又会遇到什么样的故事呢,请各位好好期待吧,我也会努力更新的!

    (本章完)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最新章节 下一章 推荐本书

最新推荐:永恒圣王 会穿越的外交官 最强神话帝皇 龙组兵王 我和大圣是兄弟 长生九万年 最强小农民 我的天然呆妹妹不可能毁灭世界 快刀食神 火影之瞬身止水 都市修真医圣 坑爹赚钱系统 唐船 滑稽天帝 最强神话帝皇 校花公主 次元位面主系统 无上命星 大圣乐师 透视神医在花都 猴住神格 斗破天朝 天启默示录之东鳞西爪 惊悚直播间 绝品全能兵王 吾父为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