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在大笔趣

大笔趣 > 玄幻小说 > 梦中人云霄 > 第13章 墨宴

第13章 墨宴

作者:孨耳我要报错

最新推荐:变身绝色女妖 烽皇 一剑飞仙 天醒之路 斗战狂潮 我是至尊 圣墟 剑来 道君 龙符 龙王传说 邪火圣君 傲世圣帝 超神学院之葛伦重来 无敌升级至尊 洛克王国魔法传奇 武念神帝 诸天仙武 我的萝莉召唤师 九阳绝魂 苍天剑帝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最新章节 下一章 推荐本书
    苍空之鹏,阔海之鲲,鹰击殿凌,鲸拍底渊。

    谣起来日,言豁今朝,醉髯之间,醒乎其神。

    峦山阻障,万语碎石,无穹集身,闻而不答。

    枝新叶繁,树老柳倒,泪框含盈,垂嗣寿望。

    条条山行,重峦叠嶂,远远望去,之中寸草不生,身临其境,却是略显突兀,光秃秃的群山绿丛一二,除了高空偶尔掠过的几只鹰隼,亦或是秃鹫,俯瞰着这片生灵不在的自然,和不远处热闹冗杂的人间天地。

    墨镇立于前,城下六马锥。

    “师父,徒儿先去打探。”

    “不用。”

    一个看似年龄稍长的男子说着,两腿一夹马镫,马儿踏着步伐进了镇子,矫健而有力,其他的五个人和五匹马紧随其后。

    墨镇不同于其他的镇子,说是镇子,实则是一座名副其实的城池。城头上驻扎着东墨的“庚”,不仅如此,墨镇之中也布满了“庚”的密探,以保东墨之安。

    六人进了城门,下了马,牵着马慢慢的走在行道上。

    墨镇酒楼。

    “都准备好了吗?”

    “放心吧钜子,菜肴酒水,一应俱全!”

    “那就好,今日是我东墨与鬼门之宴,务必施尽地主之谊。”

    “是,钜子!我去继续准备了。”

    “嗯!”

    墨涯从桌上拿起茶杯,徐徐的喝了起来。

    “墨钜子好兴致!”

    只见一人紫袍着身,轻飘飘的落了座。

    墨涯一愣,没有放下手里的茶,继续喝着,待茶杯里的茶水饮尽,慢慢的又放回到桌子上。

    “不愧为“鬼门四鬼”!墨涯有礼了!”

    墨涯站起身来,双手抱拳弓腰施礼道。

    木愠也站起身来,还礼道:

    “多谢墨钜子的邀请!”

    “诶,见外了,木公子快请坐。”

    墨涯伸手示意木愠,并向站在旁边的下人摆了摆手。

    下人会意,端上了两杯热茶,低着头退了出去。

    “墨钜子请我来不知何意啊?”

    “木公子请!”

    “谢谢!”

    “多谢木公子赴邀前来,早就听闻木公子,算起来你我也都是槿流的舅舅,都是亲人,见面必然是早晚的事。”

    “既然如此,怎么不见槿流?”

    “啊,忘了和木公子说,槿流今日任务在身,不能前来了。”

    “槿流是我的侄儿,也是墨钜子的侄儿,不过我鬼门素来与墨家毫无关联,自然也就不是什么亲不亲的,还请墨钜子给个话。”

    木愠像是没有听到墨涯的回答。

    墨涯有些尴尬的笑道:

    “哈……哈哈哈,既然你我都是槿流的舅舅,那不就是亲人嘛。”

    这时,一个下人抠门而入,道:

    “钜子!饭菜已准备好了!”

    墨涯示意了一下。

    “木公子一路劳累,先吃饭吧,也准备好了舒适的房间。”

    “多谢墨钜子!”

    不一会儿,丰盛菜肴摆满了桌面,木愠静静的看着,没有说话,也没有表情。

    “木公子请便!这些都是我东墨的珍馐美味,还有这酒,可是我东墨特有美酒,木公子快来尝尝。”

    墨涯边说边吃着菜喝起酒来。

    过了一会木愠才拿起了筷子,吃起饭菜来。

    “木公子,我们喝一杯,我敬你,来!”

    “饭菜确实可口,不过我从不喝酒,请墨钜子见谅!”

    墨涯端着酒杯的手停在半空中,道:

    “对不起,不知木公子不饮酒的,好,那我干了!”

    墨涯扬起脖子一饮而尽。

    “仅此一杯,还礼墨钜子!”

    “哈哈,好,木公子果然大度!”

    木愠没有理会。

    墨涯放下酒杯继续说道:

    “这次请木公子前来,除了相聚,其实还有一件事想和木公子商量。”

    木愠也放下了酒杯,道:

    “这就对了!”

    “木公子可知我三墨之事?”

    “西﹑南﹑东三墨天下谁人不知!”

    “西墨与云霄堂关系匪浅,日后在这华夏大地上必有大动作,定会影响到所有人,包括你我,也包括其他所有的教派。”

    “那墨钜子的意思是?”

    “三墨之中我东墨在名义上不如另外两家强盛,不过东墨有自己的王牌……”

    “庚!”

    “是的,凭借现在东墨的实力称霸整个华夏是迟早的事,槿流呢是东墨“庚”的一名副帅,以后有了这天下,也必然是我核心成员,槿流是我也是你木公子你的侄儿,夺了这天下,我们一起分,不知木公子意下如何啊?”

    “墨钜子的意思是要我鬼门与你东墨联盟?”

    “正是,这是东墨与鬼门联手的大好时机啊!”

    “听起来确实不错,鬼门与东墨联盟,一同称霸天下,不过……”

    墨涯见木愠有些表了态又有些迟疑,些许高兴的问道:

    “不过什么?木公子请讲!”

    “不知墨钜子对分天下可否有计划呢?”

    “当然,届时这天下,东墨﹑鬼门一家一半!”

    “墨钜子果真慷慨!”

    “那这个事情?”

    “这个事情就这么定了!”

    “好,哈哈哈哈,好好,那我们现在就宣誓盟书!”

    墨涯兴奋地合不拢嘴,连连称赞。

    “来人,把盟书拿来!”

    一个下人进到屋里来,双手呈上了墨涯早已准备好的盟书。墨涯一把就抓了过来打开铺张在桌面上,最先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并按上了手印。

    “木公子请!”

    木愠同样写上自己的名字并按上了手印。

    墨涯继续大笑道:

    “好好好,好啊,真是太好了,东墨﹑鬼门联手,亲上加亲,盟书起誓,两家盟约分天下。”

    木愠嘴角上扬冲着墨涯笑了笑。

    这时,一个东墨兵士前来:

    “不好了钜子,府中有刺客,请钜子速回!”

    墨涯怒道:

    “谁人如此大胆,敢闯到我府门上来了!”

    “不知,好几名刺客,而且都是高手,那帅已调派镇上全部的人马。”

    “好,你速去镇外调兵两个营,令洪峥前来,这是令牌,直接去见子车淮!”

    “是!”

    东墨兵士小跑了出去。

    墨涯回过头来对木愠说道:

    “木公子实在对不起,我得回去了,原本在弊府中已为木公子准备好了舒服的房间,可是府上闹贼,烦请木公子今晚在这墨镇酒楼将就一晚,虽不及府上舒适,也是上好的房间!真是招待不周,请木公子见谅。”

    “诶,现在鬼门已经和东墨联盟了,东墨之事也就是鬼门之事,劳请墨钜子带路回府,我木愠要看看这些贼人有多厉害。”

    “既然木公子这么说,墨涯先在这谢谢木公子了!”

    说罢,两人快速走出了酒楼,匆匆忙折返东墨府邸。

    夜琼楼宇,玄空无荡多寂寥;妙曼宏影,一来二去少行踪。

    墨府花园,葱绿之间,数不尽的东墨兵士正与四个蒙面人激战,来来回回,不停穿梭,伤亡兵士横七竖八黏在各个角落。

    东墨兵士方阵中有一人双手各持一把长柄双头钩链,定眼一看,两柄钩链成蛇头状,此人武器运用精熟,收放自如,左钩链护身,右钩链进击,亦或双柄交换,可谓左右无碍,好一幅狂草画卷。

    “你们仨好好跟他们玩玩,别丢脸啊!我呢,去会会那个胆小鬼!”

    “小心,那个人可不是个善茬儿!”

    其中手持巨斧的人说道。

    “你们玩着,我去咯!”

    说着,一个骨碌便来到近前,说道:

    “嘿,胆小鬼,有本事我们近距离玩玩啊?!”

    此人见状也急忙收回了钩链握于手中,时刻警戒着。

    见其不答话,继续道:

    “怎么?胆小鬼还是个哑巴,莫非也是个聋子,嘿嘿!”

    “我看你们才是疯子,胆敢擅闯墨府,你们知道这里是哪吗?”

    “呦呦呦,聋子﹑哑巴的胆小鬼说话了!”

    一边说着一边多变的鬼脸相迎,继续说道:

    “我们当然知道,不知道怎么来的呢?!我说你啊,不光光胆子小,这脑子也不太好使吧?”

    说着又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哈哈大笑。

    “你……你这个小个子,看我今天不宰了你!”

    手持双钩链的人被气得牙根咯咯响,左手飞钩就是一链。

    对面之人轻松偏身就避开了,没等其站稳,又是一钩链,就这样两人便战在一处。

    “这个破地方配了你们这些三流护门犬,真是物有所值啊,你看看,仅仅我们四个人,就把你们一个个玩得是不亦乐乎啊!”

    说着,又再一次的向四周死伤的兵士瞅了瞅,撅了撅嘴。

    “你休得狂言,墨家岂是你等鼠辈可妄加胡议的?”

    说着,双手钩链一齐甩了出去,对面的小个子又是灵巧的左躲右闪的避开了,顺势双手从背后腰间抽出两把匕首来。

    就这样,一边双钩链,一边双匕首,二人打得更是热闹。

    “呦,还不高兴了,当今墨有三家,不知你说的是哪个呢?哦!你说的是不是那个爱耍嘴皮子的东墨?哎呀,我就说爱耍嘴皮子的人本事不能有多大,结果一目了然,这周围是不是就是那个,叫什么?嗯……哦,想起来了“庚”,对不对?大名鼎鼎的“庚”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一群稀巴烂。不过,我看你到是像有那么两手真东西,你若有心,拜我为师,教你些更好的东西,岂不乐哉,你意下如何?”

    “大胆狂言,你可知我是谁?就敢在此大放厥词!”

    “不知!”

    ““庚”二副帅,双头蛇—那震!”

    此言一出,一直调侃那震的小个子跳在一旁,不再近身,表情也略微的严肃了起来。

    “双头蛇—那震!”

    “正是!”

    “你竟然是东墨的人?”

    “江湖不义,也只为混口饭吃。”

    “没想到啊,真没想到,鼎鼎大名的双头蛇竟为东墨的狗腿子,还自称什……什么,什么……什么二副帅。”

    小个子两手交叉在胸前呼扇着。

    “不知可否请你也现现身吧。”

    那震说道。

    “我姓倪,名夫琴!”

    “倪……夫……琴……倪夫琴……你父亲!?”

    “哈哈哈哈……”

    小个子止不住声的大笑着。

    说完,那震气得全身震颤,大吼道:

    “好啊……你个小豆子,今天我那震便要千刀万剐了你!”

    那震松了松臂膀,卯足了力气甩动手中的双钩链成八字形,像是两个飞速转动的轱辘,顿时间,四下闪光,令人不敢睁眼。渐渐的,飞速转动的“轱辘”边上燃起了一层火苗,不一会火光四射,两个“轱辘”的轮廓周围镶满了熊熊火焰,随着双钩链的转动,火势也越来越大,在夜幕下显得格外炸眼。

    “嚯!”

    小个子惊叹道。

    “这就是你的坟墓!”

    那震大喊道。

    说时迟那时快,那震双手一抖一震,成八字形的双火轮冲着小个子猛扑而来。任凭小个子身轻如燕,玲珑小巧,也躲不过这专门为他准备的巨型坟墓圈。

    只见他把双匕首抛向空中,双手接住成螳螂式,猛地一下插入地下跳开三尺,两把匕首只有握把立在地上,匕首四周的石砖地慢慢开裂,突然,一阵剧烈的晃动,其他还在打斗的人被震倒在地,一片骚乱。

    水源源不断的从匕首和石砖地之间的缝隙流了出来,像是刚刚出生的小溪泉流。

    小个子脚尖一点,灵巧的翻了几个跟斗,顺手抓起地上的两把匕首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哗”的一声巨响,两个粗大的水柱拔地而起,腾空而跃,一时间,整个墨府花园被水雾笼罩,水雾从水柱最上端四散开来,径直向下,又遇石砖弹起,不断冲向四周。

    中间的花草树木﹑亭台楼阁,都成了水下世界的奇景,看得见又似看不见。被罩在雾里的人们手持各自的武器,屛住了呼吸,静静聆听着周围的声响。

    “你搞大了!”

    一个粗壮的声音穿过雾气的笼罩,落在所有的角落回响着。

    “屁话,不搞大我就被烧死了!”

    “哈哈哈哈……你以为仅凭几潭死水就能救活你的命了吗?!”

    这时,双火钩链从两个不同方向蛇形轨迹向着小个子扎了过来,还没等小个子反应,两把火钩链直直的穿透了他的胸膛,死死的勾在了他的身躯上,一下子就把他提到了半空中!

    (本章完)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最新章节 下一章 推荐本书

最新推荐:永恒圣王 会穿越的外交官 最强神话帝皇 龙组兵王 我和大圣是兄弟 长生九万年 开汉纪 我脚上有个鼎 旷世惊雷 召唤霸主 寻龙盗墓 战歌天使 一妖一帝 三世惊情 凶灵录 绝色美女的专职保镖 僵尸崛起系统 法则灵师 我是不良帅 龙尊剑帝 灵瞳狂少 仙鬼妖灵 妖精领主 玄武大圣 无限入侵现实 异皇日记